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浮雲列車 線上看-第六百三十章 奇異搭檔推薦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门后传来交谈声,在风雪中不很清晰。如今屋子里安静下来,他们才终于听见。
“你拉铃铛?”某个熟悉的声音,语气却很陌生。
都市言情小說 浮雲列車 線上看-第六百三十章 奇異搭檔推薦
“没拉你的胡子。怎么了?”女人的嗓音。
尤利尔不禁伸手摸进口袋,碰触那枚徽章。门外的对话使用的语言有别于通用语,但他居然能明白其中含义。现实中绝没有这等好事,只可能是梦境发生了改变。按先前的规律,在他找到乔伊前,就算把树砍倒,里面的猎人也只会觉得是风雪太大。诚然,梦境会随着主人的记忆而变动,但尤利尔不敢否认这些异常情况与自己无关。这次回来和上次离开,他都是通过乔伊的锚点……还离谱的把它带回了现实。
但这点惊奇与他对门外两人的身份猜测相比,却又根本不算什么。
“聋子不可能拿铃铛作提醒。这些阿兰沃精灵的耳朵和你一样长。要是有人在,他会听见。”
“你不能指望暴雪中的木屋里只有火炉在等你。乔伊。”
“不只听见。”男人阴沉地说,“还会给你一刀作为见面礼。箭矢好歹比眼前的刀子容易躲。”
“那是因为他们不时得应付你这种客人!有必要准备高环法术么?你打算入室抢劫?还是干脆拆了这个唯一能取暖的避风所?”
“我他妈根本不冷。”
可你没否认抢劫。尤利尔心想。他向戒备的猎人比了个手势,对方虽然不知原委,但还是选择了信任。并非每个神秘生物都和夜莺一样疑神疑鬼。作为森林守护者,褐耳应对野兽的时候恐怕比堡城人更多。
猎人拉开门。“没人能抢劫我。”他边用上弦的十字弩瞄准门外,边高声宣布。“且这儿有人住,毫无疑问。你们两个走投无路的可怜虫!报上名来。”
两个雪人站在门外的窄小木桩上,依靠身旁的树蔓维持平衡。女人裹在一堆毛皮里,鼻子冻得通红,睫毛全是冰霜。男人则对严寒的气候不以为然,他的皮甲不很合身——准确来说,是太小了。他的脸孔和耳朵都暴露在寒风中,和雪地一样惨白,手里还握着刀。他肩膀和头顶覆满雪花。女人伸手抓住他,仿佛他右臂上搭了只熊掌。学徒不知道他们在下面吵了多久才爬上来。这两人走在一起真是道奇景。
“帕尔苏尔。”女人揭开围巾,“我是个自然精灵。我认得你,褐耳大人。你是此地的守护者。我是来……”她吸吸鼻子。“……是来向你寻求帮助的。”
“你们也认得他?”猎人后退一步,露出一旁的学徒。
尤利尔眨眨眼睛,下意识举起剑。果然导师没让他失望,迎着猎人的十字弩,乔伊也敢一刀砍过来。钢铁与冰块碰击,声音淹没在风雪里。身后的炉火一下子缩小了半圈。褐耳皱着眉,犹豫要不要放箭。
“不管你们想干什么。”帕尔苏尔抖掉肩上的雪花,“我要进去。仁慈的森林守护者,就让他们在外面打个够好了,我与他们不同。我手无寸铁,真心寻求庇护。”
“森林欢迎它的朋友。”褐耳让她进屋去了。手中有武器,身为初源的猎人觉得自己不会害怕一个自然精灵,况且还是个女人。他的判断不是每次都对,所幸没人愿意在如此恶劣的天气中开战。他转过身,不快地说:“他们怎么回事?”
“互相看不顺眼罢。这是什么?”
“酒的代替品。”
“用不着了。我这儿有苹果酒,刚酿好的。”
猎人挑起眉毛,盯了她一会儿。帕尔苏尔在炉火旁打哆嗦,姿态专注而坦然。别说他,连尤利尔也没察觉她的表现后有什么蹊跷。“我会欢迎绿精灵,尤其是付账的那种。”他放下弩。“尤利尔?”
学徒装作没听见,注意力集中在导师身上。寒风刺骨,连剑柄也迅速失去温度。他实在不想站在这儿了。“我不是来找你们的。”这当然是谎言。可惜学徒想不出其他说辞。除此之外,尤利尔只剩下一肚子疑问。
“但你找到我们了。”乔伊回答。
“你说‘我们’。是指你和圣女大人?”
“你凭什么关心?”
“你失踪了!我以为你去追她……”尤利尔瞥了一眼身后,“当然,我想我猜的不错。在庄园,在莫尔图斯,你和圣女大人不告而别。”
导师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一千年前的事。”
“对我来说,可不算太久。我宁肯在暖和的地方听清原委。除了褐耳先生的小屋,这里恐怕再没有人烟。你来不来?”
尤利尔用空着的手抓住他的手臂,随后撤开举起的短刀。谢天谢地,他没打算真干一架。寒冰凝结的刀子变成片片雪花消失,他垂下手,什么也没说。
可等火焰重新温暖屋子,他们之间的气氛也没半分回升。尤利尔试图弄清楚情况,但帕尔苏尔和乔伊都装聋作哑。只有褐耳例外。猎人照例询问新客人的底细,提出诸如来路、去向这类问题,答案都来得很容易。
帕尔苏尔表示自己在风雪中迷失了方向,没能按时穿越森林,连乔伊也乐意开口。他们好像半辈子没见到过活人了。然而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愿意遇到尤利尔,仿佛魔鬼紧随他而来。
“往东走?”猎人品尝苹果酒,将加料的开水弃之不顾。“那边是走不过去的,穿过山脉,最东方只有没边的冰海等着你。”
“稍微走一点。相比裂谷,好歹冰海远一些。”
“盗贼谷。你们从那儿过来?”
“六天前我们选择在那边扎营。”帕尔苏尔用精灵语说,“结果成了野兽的笑柄。那些猴子真不友善。”
“你们没丢东西么?”
精华都市小说 《浮雲列車》-第六百三十章 奇異搭檔看書
导师面无表情。“它们丢回来的水果更多。”
“哈!这么说,野兽还挺喜欢你们的。”猎人将开水推给他,“那群小偷会趁夜顺走所有能拿走的东西,连幼崽也偷。我可从没见它们给别人水果。森林善待了你们。”
“即便在严酷的极地,希瑟也眷顾于我。”帕尔苏尔轻声说,“祂的恩赐遍布诺克斯的大陆。”
“极地?差太远了。”褐耳告诉她,“堡城是阿兰沃最暖和的城市。要是你见过卡玛瑞娅的黑夜,就不会这样说了。”
“我不想见识,可没办法。”
“你们要去卡玛瑞娅?”
“或许更远。”帕尔苏尔说,“越冷的地方,我的同族越不会出现。反正他这么跟我说的。”乔伊没对她的话作出任何反应。“得承认,圣瓦罗兰不将雪山作为希瑟神迹膜拜是有道理的。”
“你不习惯那里,干嘛非去不可?阿兰沃几乎没有绿精灵,凡人都信仰破碎之月。”
“到处都是密探。”圣女咕哝,“还有邪恶的初源。”
褐耳的笑容变淡了:“初源?”
“有个夜莺在森林里。”帕尔苏尔似乎随口一提,“他杀了我的朋友露娜,在我们头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总算明白阿兰沃为什么痛恨结社了。”
“结社不是杀人狂的聚集地。你们可能遇见了土匪。”
“你那所谓的朋友是头不辨雌雄的鹿,女人。”乔伊揭穿,“你倒不如说我们打劫了对方。毕竟死的是他。”
“不管怎么说,这和结社没关系,是不?”
“那家伙是个初源,无可否认。我没有把账算到所有结社头上的意思,但他的魔法能操纵侍奉希瑟的兽灵,这几乎是在渎神。”帕尔苏尔生气地说,“女神立刻惩罚了他。要是他没选择控制露娜,也许不会死。”
猎人点点头。“作孽的报应。森林不会容忍。”他换了个话题:“之前堡城人吊死了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宣称她向邪神祈祷,寻求力量。这种理由竟也编的出来!据说当天夜里,领主的城堡就被雷电摧毁。”
雷电和初源魔法使尤利尔想起莫尔图斯庄园中的战斗。奇朗提到了一个操控风暴的同伴,还告诫学徒远离地下室的争端。甜美的好女孩。或许只有她的同伴才会这么形容她。当然,没准袭击堡城的人不是她……说到底,尤利尔的猜测缺乏决定性的证据。但有件事确凿无疑,乔伊故意从巫师手上放走了奇朗和他的同伴。莫非他们之间早有联系?
提问毫无意义,乔伊不会给他辨别真假的机会。尤利尔不快地将手伸进斗篷,握住徽章。看得出来,导师不需要它了。是这样吗?未来的白之使在梦中怀念作为银歌骑士的时光,而但现在的乔伊没这个想法?太古怪了。不像他能做出来的事。不。不能这么妄下结论。
学徒再也无法忍耐了。他将徽章拿出口袋,藏进地板缝隙里。顿时,褐耳与帕尔苏尔的交流变成一串听不懂的嘀嘀咕咕。“乔伊。”尤利尔开口。导师仍专注地盯着火焰。说实话,他装聋作哑的样子也挺难得一见的。“我想我们得私下谈谈,不是用刀剑……好吧,视情况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