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溯源仙跡-第六百六十八章 那死吧看書

溯源仙跡
小說推薦溯源仙跡溯源仙迹
无缘一睁眼便看到监寺铁青的面容。
不知道为什么,无缘今日特别嗜睡,即便看到了严厉的监寺都提不起精神来。
但是监寺可不惯着他,直接揪着耳朵就提了起来。
无缘一下子就清醒了,再看到身边人后,咳咳“,昨日香火钱一共…一共三千五百两银票。”
“我问你钱呢!”
无缘一抬手,刚想说在这里,结果手里空空如也,银票早已不知所踪。
“钱…呢,昨晚明明在这里的,我记得清清楚楚,就放在这里来着。”
监寺的脸色阴沉,整个大殿内的温度都变得阴冷。
“无缘,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香火钱到底去哪了?”
外面的天还是黑的,早课还没开始,但是现在的无缘已经没心思想这些了。
他心里慌张,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张了张嘴,看着监寺的脸,少年和尚又闭上了嘴。
嘴巴就像是吃了苦瓜一样,有口难言。
然而这件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监寺也没有要放过无缘的意思。
“悟觉,你来说说昨晚发生了什么。”
之前挺照顾无缘的青年和尚从门外走了进来,他也是一脸慌张,看了无缘一眼便又挪开了眼。
青年和尚低着头,低声却坚定的说道:“我后半夜起来解手,看到无缘师弟拿着钱离开寺庙,我好奇心起来,就追了过去,没想到竟然看到无缘师弟把一裹纸包的物事给了一人,天太黑,我没看清楚,又怕师弟发现,没看清那人的身份。”
监寺目光犀利的看向少年和尚,严厉道:“无缘,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当初方丈念你年幼,好心收留。可你非但不感激,还屡犯戒律,罚抄经文数你最多,浪费纸张,浪费笔墨,小错不断已数不该,可你竟然干出如此出格的事情,六根不净,修佛何意?来人呢,鞭打五十大板,逐出太原寺!”
无缘脸色刹那苍白,他看向依然低着头的悟觉师兄,这个曾经对他照顾有加的师兄,为何要害他?
“不是我,我没有,我没有偷香火钱给外人,我没有。”
无缘被抓出大殿,与悟觉擦肩而过时,突然争夺束缚,抓住青年和尚的肩膀,大喊道:“师兄,你为何要害我,我根本没有出寺,没有偷钱,你为何要害我啊!”
“拉出去!再加五十大板。”
剧烈的疼痛之后,无缘被无情扔出了太原寺。
信徒、祈愿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指指点点,冷嘲热讽。
少年和尚恍恍惚惚,莫大的屈辱折磨着他,令他险些自刎。
暑热,不知为何却飘起了雪,被没收衣服的无缘,只能穿上老师傅缝的破旧衣服。
也许,回到山里,才是应有的选择。
可是,真的不甘心啊!
突然,少年和尚听到有些熟悉的交流声音。
“前辈,这预选赛报名可不能迟到,不然可没法前往中原广场参加天骄争霸赛。只是前辈你为什么这么想参加这场天骄争霸赛啊,难不成前辈想要刺杀界主?”
“闭嘴。”
无缘睡梦中似乎听过这种声音,莫不成寺里的香火钱是被他们偷了?
少年和尚现在觉得所有可疑人员都有嫌疑。
特别是那一对古怪的兄弟。
跟在这对兄弟身后,无缘来到了衙门…旁边的临时报名处。
无缘倒是听说香客提到过天骄争霸预选赛,只是没想到这两个可疑人员也是来参加的。
少年和尚眼睁睁见到这俩兄弟进了报名处,可是等了半个小时,还没见两人出来,他顿时有点着急了。
立刻拖着伤痛的身体,走了进去。
报名处虽然是临时搭建的,却也尽显神秘色彩。
无缘进去后就瞎了,在明亮的地方久了突然进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谁能不瞎。
只是下一刻,无缘感觉眼睛像是融入了暖流,顿时清明起来。
甚至还在发光。
报名处的负责人都惊了一惊,就算是大侠、侠王也不应该适得其反吧。
明明是致盲的物质,怎么就你格外特别,眼睛越来越亮,还一脸享受的表情。
是我拿错东西了吗?
负责人还特意看了眼手里的香,是致盲用的啊。
无缘扫视四周,却没有看到那对兄弟。
“请问施主,你有见到一对兄弟来报名吗?大概一个跟我一样高,一个比我还高点。”
少年和尚比较了一下,但负责人也是摇了摇头。
负责人此刻在想,这和尚的眼睛究竟是天生如此,还是天赋原因?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溯源仙跡 起點-第六百六十八章 那死吧推薦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溯源仙跡 txt-第六百六十八章 那死吧分享
这么小的和尚,就算打娘胎里就开始修炼,也不可能修炼到侠圣境界。
这是绝对不可能。
三十岁之下的侠圣,还不存在呢。
“打扰了,施主。”少年和尚转身就要走,他只是来询问的,又不是来报名的,虽然他每日都有联系老师傅的呼吸法,但那终究只是强身健体的东西,可不能用来打架。
而且若是那呼吸法有用的话,自己怎么可能被一百大板打伤了。
“和尚,等一下。”
无缘被拦住了去路。
在强制规定下,任何进入报名处的人都需要报名并且签署保密合约,万一说出门槛就不好了。
门槛很简单,就是适应黑暗的能力。
无缘以第一名的成绩完美霸榜。
如果让他就这么走了,那还得了。
记录水晶可都记下来了,放走了这么一个第一,他负责人的身份也不用了,甚至还有可能被扣上一个不作为的帽子。
无缘填过报名表后,都有些懵,自己不是来找人的吗?
怎么莫名奇妙的就是报名这个精英争霸赛预选赛。
拿着比赛号牌,无缘有点慌。
将比赛号牌装起来,无缘决定先找个地方休息,可是没钱寸步难行。
再寻找四五个客栈被赶出来后,无缘决定出城休息。
老天爷可能是在跟他开玩笑,太原城因为短时间内涌入的江湖人太多,是非也多。
城门竟然早早就关了,无奈之下,无缘只能回到太原寺外找了颗大树就睡了过去。
梦里,他遇到了山上的老师傅,这个满头白发的老师傅,一脸悲悯说无缘背弃了佛祖,已经与佛无缘。
无缘哭着说自己没有偷香火钱,师兄和监寺都错过他了。
老师傅却说:“东西是在你手里丢的,无论如何,孩子你都无法推脱责任,既然惩罚已经受了,那何不揭过去呢,红尘纷扰终究浑浊,实在累了就回来吧。”
无缘抱着老师傅哭醒了过来,抽噎了两声,却听到有小树林里有动静。
少年和尚心中起疑,立刻轻手轻脚靠了过去。
难道是那偷香火钱的盗贼,又回来了?
若是如此,说不定能够人赃并获。
其实,无缘对监寺真的没有恨意,因为即便是丢失了那么多钱,监寺都没有让衙门介入,这说明监寺还是手下留情了。
如果衙门介入,那无缘恐怕只能蹲大牢了。
但是下一刻, 无缘便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置信!
“倩儿,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个傻师弟吗?”
精品小說 溯源仙跡 起點-第六百六十八章 那死吧推薦
“就是白天被赶出来的那个?”
“是啊,那家伙不就是仗着自己师父跟方丈很熟,才能进入太原寺吗?真以为自己是寺里最小的,就能安枕无忧了?不孝敬我们就算了,居然连监寺老人家都不孝敬,他不走谁走!”
“我看他也挺可怜的。”
“倩儿啊,你可不要被那小和尚的外貌骗了,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小子霸占着最有油水的职位,还不知道自己私吞了多少呢,你还可怜他。说不准昨晚我拿的那香火钱还没有这些天他私吞的多呢。”
“想不到他竟然是这种人,真是白瞎了一副好皮囊。”
无缘脸色已经彻底苍白,他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有些人从小到大所接触到的都是善良的人,他便只有善,也只知道善。
他愿意用善良的眼睛去看待一切,他愿意用仁慈的心去包容一切。
可是,当世间的恶如潮水般涌来时,当真正的丑恶血淋淋不加掩饰的揭开时,心中的怒火就像是无法熄灭的可燃物,足以灼烧一切,吞噬一切。
无缘的眸子变得冰凉,一张黑白面具覆盖在了脸上。
“行苟且之事,嫁祸别人,当杀!”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溯源仙跡笔趣-第六百六十八章 那死吧相伴
“二戒偷盗、三戒色、四戒妄语,今日我宁可犯杀戒,也要抹去心中不平事!”
声音冰冷无情,吓得两人面色惨白,满眼惊悚。
月光下,一半黑一半白的鬼面少年缓缓从黑暗中走出,宛若来自地狱的判决者。
“你…是谁?不要过来啊。”
青年和尚比女子叫的还大声。
“没用的,你们的死亡已经确定。”
青年和尚转身就跑,现在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逃回寺里,只要回到寺里,就安全了。
可是还没跑出几步,树枝就贯穿了他的心脏,将他钉在了一颗大树上。
不管悟觉如何挣扎,都没办法从树上挣脱下来。
渐渐地,他身体冰凉,失去了所有的活动能力。
尖锐的叫声突然响起,原来是那个女子想要逃跑,却撞在了无形的墙壁上。
这让女人彻底吓傻了。
“闭嘴!”
一句话下去,女人直接闭上了嘴。
“明明是红粉骷髅,明明是腐臭的纸张,却为了这点东西诬陷我,这个世界,疯了吗?”
“别说话,待会就不痛了。”
一道金光从寺庙中探出,朝着这边照射而来。
鬼面少年侧脸冷哼一声:“滚!”
金光就像是遇见了极其可怕的东西,直接缩了回去。
掐晕了女人,鬼面少年从女人身上拿出那笔香火钱,然后转身朝着太原寺而去。
几乎是踏着金光,来到了方丈的房间。
方丈此刻正在参悟佛理,陡然见到房间内多了一人,而且还带着血腥气,顿时警惕起来。
“你是何人?”
“一个不配有名字的人,这是贵寺的钱,别在弄丢了。”
鬼面少年消失。
方丈看着桌子上染血的香火钱,突然像是明悟了什么,立刻冲出住所,大喊道:“无缘,莫要一错再错。”
“呵,一错再错。”鬼面少年颇有嘲弄之色的看着眼见的雕塑,冷笑道:“你给我一个不灭掉你的理由。”
一分钟之后。
“不说是吗?那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