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 ptt-第十章 開示一劍 陽謀布局閲讀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这一剑剑意之妙,妙不可言。
寻常所谓神通变化者,大抵是拟诸外象,效诸五行,搬运地火水风。
而轩辕怀这一剑,却是似真非真,似幻非幻,明明其呈现有形,但是却并不与世间已存之物有半分相似。较之水墨画卷肆意铺洒的境界,又高出了一筹。
这一回,剑意流动至极盛,“轩辕怀”三字铭文却并未显现;但是其虽未显现,但凡身受此剑之人,却自然而然就知道这是谁的手笔。
非止是上善利根之人能够看透。就算是根器驽钝者,亦能轻而易举道断本来。
奇怪的是,面对如此剑势,御孤乘却并未出手抵挡。
他感受到了,这一剑对他并无威胁。
果然,剑意积蓄,流动至御孤乘面前三尺之外,便止势凝形,凝成一道镜面,当中玄霜流转,意象溟濛不定。
方才轩辕怀与御孤乘的这一番对话,并非无由。
唯有先点明因果,消解了御孤乘心中敌意,其才能敞开心室,观照这一剑的真正的高明处。
御孤乘双瞳之中,光彩流动。
无限妙意,异彩纷呈,在他心中浮泛流行。
一阴一阳之谓道;阴阳不测之谓神。
修行之道,肉身为渡河之筏,渡之即弃;此道理高明之士所共知。
但是在真正修行路途之中,此身之所主,精魂之所寄,又岂能轻易看轻?围绕本身的锻炼、经营,早已和一身道术神通紧密相关,不可须臾离也。
看似矛盾,似乎口惠而实不至,虚张高论。但是诉诸实际,却又不得不然。
当今之世,金丹境上便可修得“神通”。
但是在巫道秘地,一座古树之上,却铭刻着一段离奇的传说。
据说在不知多少纪元生灭之前,所谓“神通”,只属于道行高深到不可思议的伟大存在。此等存在,考其形容譬喻之言,就算如今的道境大能,亦未能够与之相媲美。
而神通之数,更不若今日之枝干弥漫,无穷无尽。曲指而数,不过六数。
观尽世间上下远近、形形色色、万有空障,觉悟不迷,号称为“天眼通”。
以音声听生灵悲喜苦乐,因果善恶,大道妙理之流行,号称为“天耳通”。
能知众生心意起伏,智识变化,所思所动,一粒尘埃知三世界,一感而通,号称为“他心通”。
能知过去未来,六道众生,一世、二世、三世乃至百千万世宿命及所作之事,号称为“宿命通”。
自由无碍,随心所欲;能大能小,能升能隐,繁殊之间演化无穷,号称为“神足通”。
永去烦恼,断尽疑惑,自主其心而长明不灭,远离颠倒梦想,号称为“漏尽通”。
除此六法之外,别无神通之名。
后不知多少纪元之后,周天万界由混沌转为清微,此六神通以应时而变。六者合一,称为一粒种子。最终于一处神虚妙界长成树木,各自结数十百千果,演化万法。
这一桩故事,御孤乘从来只当是谲怪之谈而已,并未放在心上。
但是此刻,观得轩辕怀之剑,却令其生出了许多感悟和启发。
故事之中的六大“神通”,与当今之世金丹修士便可修习的“神通”相比,绝不只是威力大小、等阶高下之别。
另有一重差别,不易发现。
当今之世所谓“神通”,不脱于金、木、水、火、土、风、雷、草、木之运用。哪怕是近道境以后之甚深法门,也不例外。
而故事流传之中的六大“神通”,却都是本心直指,不落形迹。
御孤乘初次接触这一故事时,亦目眩于所谓六大“神通”的气象之大,格调之高,并未注意到这一重具体的差别。唯有此刻见到轩辕怀一剑风采,才将其敏锐捕捉到。
剑道唯识,剑术唯心。
剑道唯识,剑术唯心。
八字真义,似乎从中可以管窥一二?
闭关苦吟之时,御孤乘虽然得了这八字,但是这更近似于一种灵光一现的直觉。对于其中精妙意蕴,却并未有具体的掌握。到了此时这一瞬,方才有一丝丝落到了实处。
他悟到了。
今日轩辕怀的到来,固然令御孤乘、席乐荣等四人既有识念受到冲击,乃至一丝震动。
但是到了此时,御孤乘心中古井不波;心意映照,并非震动;而是感动。
他的认识,瞬间精进了一层。
原来,真正的高明之道,恰恰与直觉常理相悖。
凡修道之人,皆讲究均衡二字。
阴阳之均衡,虚实之均衡,内外之均衡,人我之均衡。
尤其是此身道术神通之进益,虽然早有大能落笔,以“渡河之筏”为喻点化世人。但是道途之中难免汲汲于此,亦是受了一种观念影响,以为肉身与神魂,或许亦当有一份“均衡”。
其实道途之上,根本处已尽由“道法”上落尽了笔墨。真正在“神通”一道,应当真正丢弃一切拐棍倚仗,方可谓之“真流”。
所谓“剑道”,其实亦是假名而已,当是此精微之世中,第一种摒弃物相,走上唯心唯识之道的庄严正法。
所谓“万物皆可为剑”,非是眩惑之词,而恰恰是在暗中开示真谛。
故只在飞剑之中打转,自然成不了气候。
御孤乘进一步又想到。此等正法,虽然高明至不可思议,但断然是不能独行于世的。
哪怕是凡俗中人,工匠之流,亦或精通于筹算之道者。若是脱离了绳准尺矩,外物器械,单凭心意演算,虚空之中造物造法,亦属难能。
所以,自家《空蕴散神经》亦不可妄自菲薄。
一道“未入真流”之法门锻炼至如此炉火纯青之境界,当中必有深意。
其中道理,俨然正法之羽翼,上升之阶梯,亦或者名剑之——
剑鞘?
这两个字在脑海之中浮起,御孤乘心中一激,立刻“醒转”了过来。
忽忽然已是半个时辰过去。
此时周遭远近,明空如洗,山水澄净。那一剑之剑意,亦早已散尽。
轩辕怀淡然一笑,道:“正法当往何处寻,想来你已经悟了。”
御孤乘闻言默然。
先前轩辕怀言道,天下剑术真流为三。他自然不信,《空蕴散神经》之道传,会与轩辕怀背后宗门之剑道有甚牵连。那么渊源在何处,就已经不言而喻了。
有了线索之后,再暗暗思之,回忆当年阴阳洞天之内归无咎所动用之剑术,果然有神髓暗合之处。
思量一阵,御孤乘淡然道:“望君一剑之后,余下道路,我未必不能自己走通。”
轩辕怀一笑,道:“那是自然。原先你虽然悟透了这八字,但是心中无有一剑‘借种’,以为比对。所以成道之途,要较你想象之中渺茫得多。或许你自以为数十、数百载便能卓有成效。但是亲身踏出之后方知,每一步皆是咫尺天涯。”
“有了方才这一剑,你预先设想的道路,才由泡影化为真实。”
终于。御孤乘面色一正,言道:“勿论将来敌友如何。今日之因果,在下铭记于心。”
轩辕怀淡然一拂袖,微笑道:“虽然你自家亦能走通。但是有那一份渊源在,若不试剑,岂非是太可惜了?若我所料不错,你本来就打算数十载之后与他斗上一斗;只是忧心自家进益之速度未必能够赶得上。如今这一隐患已然祛除,想来阁下更不至于退缩了。”
话音一落,轩辕怀一步踏出,身形如残影,瞬息间已在数十里之外。
但他临别之时的喃喃自语,依稀传入御孤乘耳中:
“不知钧天剑上,是又立一枝,还是老树新芽?”
御孤乘暗自沉吟。
从轩辕怀的举动中,他嗅到了阳谋的味道。
轩辕怀之意,似乎是助自己明悟剑道之真,在数十载之后、二次清浊玄象之争中,与归无咎斗上一斗。
此念生出的一瞬,御孤乘本是将其摒弃的。
轩辕怀何等境界?
以他的道行境界,不需要动用任何阴谋诡计,便能牢牢持定优势。如此念头,似乎将他看得小了。
可是有玉离子前车之鉴在前,御孤乘却不敢轻忽了。
当初玉离子看重《空蕴散神经》之法门,御孤乘明明已经猜到了她的斗战路数。但是御孤乘却又以为,凭借玉离子的胸襟与智慧,必然不至于对一点本力优势醉心,如此则格局太小。
岂料今日方知,玉离子的确就是以此为倚仗;只是当中有着“不知其二”的玄机罢了。
今日之事,是否与之相似呢?
不远处虚影一晃,一个翩跹人影靠到了近处。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 ptt-第十章 開示一劍 陽謀布局推薦
玉离子。
四目相对,许多幽微曲折,自然心照不宣。
玉离子沉声道:“你动摇了?”
御孤乘微微摇头,道:“高明……太高明了……如此道术,若非直承于上,否则我想不到还有第二种流布于世的理由。”
玉离子闻言默然。
很显然,他所谓的“动摇”,并非御孤乘之道心;而是那桩具体的谋划。
半晌之后,玉离子才道:“将他的消息通传上去。如何决策,听上自决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