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起點-第772章  我會用十倍來償還相伴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小說推薦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从我是特种兵开始一键回收
秦渊慢悠悠的刻着瓜子看戏,并没有解除那几个人的控制。
系统:“宿主,我觉得你这不是忘记,你是故意的吧?”
秦渊露出一个笑容,自己怎么可能是这种人呢,不过对于一些背信忘义的人,他也要有一些特殊手段。
外面那些游行的愤怒群众,高声呼喊着:“巴隆滚出来!让巴菲特下台!”这事对巴菲特也有影响,虽然他没有参与其中,但是那些民众也不相信他,毕竟他的弟弟和父亲接连都做了有损小毛国的事。
巴菲特根本搞不懂自己的父亲怎么会直播忏悔,这不是要把大家都害死吗?
巴菲特这边马上做出紧急方案,快速让警卫队出来制止愤怒的群众,盾牌后面那些民众朝总统府大门上丢鸡蛋石头,乱哄哄的如同菜市场一般。
这巴菲特当总统究竟怎样秦渊也不想知道,此次这小毛国如果再不做出改制,苦的是这些民众,自己也就是顺水推舟,帮了他们一把,有这样的领导人父亲,国家也很难安定。
巴菲特从总统府里面出来,那些民众看到后非常激动,到处都是叫骂声,巴菲特拿起喇叭大声喊:“请各位民众冷静一些,大家仔细想想,我自从上台以来,兢兢业业从未做过对不起小毛国之事,我也很爱这个国家,也很爱我的平民,大家一定要冷静,不要受人挑拨。”
一个情绪激动的百姓跳上车顶,“什么叫受人挑拨?这个就是事实,都是你的不作为,你的弟弟,你的父亲是要把我们小毛国推向深渊!”
“对啊!正是因为这个是我们的国家,所以我们才要共同来维护,既然你做不到狠心,如果任由事态发展引起国际战争,受苦的还是我们老百姓,你说的爱戴,我们到底爱戴在哪里?”
巴菲特露出一个苦笑,现在是小毛国外交的关键时期,之前因为巴萨德造成的动乱都还没完全解决,而且C国也是对自己这边虎视眈眈,现在外面的不稳定因素还没解决,没想到内部就发生了动乱。
这个时候只能大义灭亲,希望能平息这些民众的怒火,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尊敬的那么多年的父亲,同样是自己的孩子,竟然如此偏心,而且所做所行都和自己背道而行。
那些民众希望巴菲特马上下台,要求政府严肃处置巴隆的事件,清除他的一切势力。
巴菲特一直在耐心的劝导着那些群众,几个国家的元老也在安抚,可是说的容易,要让他下台,他们去哪里找总统上任,一个国家一日不可无,总统没有这个带头人,整个国家都要乱了。
巴菲特命令人去把巴隆带了出来,此时的他就像丢了魂魄一般,什么都不知道,任由警卫带出来,看着外面激动的民众,才渐渐反应过来。
“我不出去,你们要把我带去哪里?你们这些贱民竟然敢造反,儿子,快点把他们全杀了,把这些反民全杀了!”
巴菲特摇了摇头,他这个父亲还真是执迷不悟,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在说这些不知悔改的话,他以为还在是上个世纪君王统治的时候吗?自己都差点被他这个所谓的父亲和弟弟害死。
“住口,你现在不是我的父亲,你只是小毛国的一个罪人,我带你出来是要给所有的民众一个交代,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真的要把我要把整个小毛国都害死吗?”
巴隆颤颤巍巍的,没有站稳跪坐在地上,他更多的是害怕那些民众愤怒的双眼,全部盯着他,看着眼前巴菲特冷漠的双眼,他知道已经回不去了。
突然失心疯的从地上站起来,“都是你这个逆子,你不听我的,非要搞什么民主政策,既然这样,那大家就同归于尽吧!”喊完以后从袖口拿出刀冲向巴菲特。
旁边的保镖快速反应,一脚踢在巴隆的手上,到片的一些只是划伤了巴菲特的手臂,他此刻捂着流血的手臂,对地上的男人已经完全失望。
转过身对着门口的民众说:“我知道大家现在已经不相信我了,但是我只希望能最后为小毛国做一点事,巴隆我会交给最高法院接受全国的审判。”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第772章  我會用十倍來償還鑒賞
“那你呢?快点滚下台!”
“我理解大家愤怒的心情,但是现在的国际情况非常严峻,我可以先暂时做小毛国的代理,中通,你们选举出来以后可以马上交替我的工作,这算是我对这个国家最后的一点弥补。”
巴菲特说完以后,朝着那些民众鞠了三个躬,那些民众依旧不依不饶,巴飞特只能让他们选出民众代表,让国内的几个重要元老监督自己,并且协助选举出新的总统。
秦渊坐在房顶上,瓜子嗑完戏也看的差不多了,这个事情确实最好的处理办法也是这个,不过纵观局势,这个巴菲特应该暂时不会下台。
总统府门口依旧有围观的民众,举着横幅在大街上抗议,巴菲特颓废的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他实在是想不通。
首先是父亲这边竟然会主动忏悔,而且竟然控制了总统府的卫星连接系统,另外就是那些安保人员都是什么情况,如果自己当时能出去,一定能阻止巴隆。
秦渊从屋顶慢慢的滑下来,到了巴菲特办公室的窗口,敲了敲窗户,露出一个笑容,巴菲特有些震惊,起身打开窗户。
“你!你竟然还活着!这是真的,还是我出现幻觉了?”毕竟在巴隆的交代里,秦渊是被从几千米的高空掉了下去。
秦渊手撑着窗台轻轻跳了进来,自来熟的,走到桌子前倒了一杯水,在楼顶嗑了太多瓜子,口干舌燥的。
“尊敬的总统大人,我怎么不可能活着?就这点小计量,就想杀我实在太容易了。”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第772章  我會用十倍來償還
巴菲特大脑快速运转,他记得之前巴萨得出事选举的时候也是这个男人出现在选举的直播当中,难道这次事件完全是他一手策划的。
那这个就太恐怖了,他是如何做到的,悄无声息的侵入自己我家的系统,而且竟然能控制人的思想,巴菲特紧张的吞了下口水,往后退了几步,想远离这个男人。
“你是如何做到的!就这么挑拨我小毛国民众的关系,是不是炎国派你来的?这些都是你们的阴谋!”巴菲特喊出了心中的猜想,他觉得难道炎国也是想对自己的国家出手。
秦渊跳在他的办公桌上坐着,“呵呵,就你们这小国家,我们还看不上,你啊,真的是糊涂了一辈子,什么叫我挑拨,你自己明白,到如今这个情况都是你们一手造成的。”
“为什么!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到底是什么怪物,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我只告诉你,我们炎国的威严不可挑战,更不可侵犯,我只是把之前的新帐旧账一起算了而已,而且我只是不希望那些无辜的民众在无能总统的带领下走向深渊!”
巴菲特失了神一样摊在后面的椅子上,秦渊走到窗户边,“记住,这就是我炎国军人的作风,你若欺我,我定十倍奉还!”然后跳出窗户,几个弹跳消失在总统府。
巴菲特此刻非常后悔,当初他就应该彻查此事,不应该顾及亲情,不仅得罪了秦渊这个魔鬼般的存在。
现在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他甚至在想,以秦渊的手段把他整个总统府给灭了都不在话下,果然都是自作自受罢了。
秦渊给何晨光他们发了讯号去医院和他们汇合,这次的事情也算圆满得到解决,其他的都是他们国内自己的事情,他也不好参与,该怎么发展就随它去吧,现在带着众人回国。
去机场的路上李二牛杵着拐棍跟在几人后面,“我说你们几个可不可以走慢些,照顾下我这个伤员,这待遇也差太多了吧?明明在丛林里面秦哥都是背着俺的!”
没想到几人根本就没有接他的话,有说有笑的,直接把他忽略了,加快了速度,“喂,我说你们几个也太不讲义气了吧!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秦渊他们突然笑起来,朝着前面快速跑去,“我说你小子,这不是速度挺快的嘛!哈哈哈。”大家就是想逗他一下,秦渊看着嘻嘻哈哈的众人,一个都不少,这次任务大家完整的回来了。
回到军区以后,高世巍,龙小云都在军区等他们,远远地看到秦渊生龙活虎的,只是李二牛腿受了伤,倒也松了口气,之前他们电话里说没有问题,但是毕竟那是几千米的高空。
高世巍很难想象他们是如何存活下来的,当时龙战军就安慰他,人活着就好,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就算秦渊全身瘫痪,他会找全国最好的医疗团队来救治他们。
果然这小子命大,龙小云眼睛红红的,能平安回来就好,她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根本不敢相信,她不相信秦渊会死,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
秦渊大概和高世巍那边说了一下小毛国的情况,“呵呵,也算给他们一个教训,要不然真当我炎国没人吗?”
“老高,我这个上作主张,你不生气啊?嘿嘿,那我就放心了,反正以后有啥事就你担着。”
“你个臭小子,给你个台阶下,你还得意了,这次的事情也只是碰巧小毛国理亏,否则别说我军区司令官都保不住你,你小子就给我少惹点事,我看你这条命,够玩几次。”
“高队,你舍得不保我吗?我看你刚才看到我都快哭了!”
“给我滚出去,你小子少给自己贴金,老子那是被太阳光刺到眼睛了!”
秦渊每一次完成任务都会吸取经验,这一次何晨光他们意外被这种毒气迷惑,看来如果自己没有在,他们还是多少会自乱阵脚,这一点还是需要单独训练。
小毛国那边巴菲特也没有找炎国的任何麻烦,只是封锁了消息,新闻报道是说巴菲特特身体原因可能卸任总统职位,接下来就看民众的选举。
秦渊他们回来没有多久,军区总司令那边给他们派发了一个任务,之前红细胞小组在秦渊的带领下剿灭了金三角附近的大部分毒贩,给那些毒贩致命一击,再加上捣毁了小毛国的几个军事基地。
金国那边知道秦渊他们的实力,专门派了外交官过来谈判,愿意和炎国展开天然气交易,不过也希望秦渊带着他的小队人员给他们金国那边做一些指导。
高世巍看着军区的文件,这个臭小子,现在倒还出名了,人家还亲自来邀请他去做指导,天然气只是一个幌子,估计主要就是想让这小子去做指导。
李二牛知道这个消息以后非常不满,毕竟之前他对金国的士兵没有太多好感,“秦哥,这凭啥啊?咋要把我们自己的东西去交给他们?”
秦渊倒是无所谓,因为特种训练的话,也就是那些项目,除了自己带着李二牛,他们做的专门训练,反正过去怎么指导也是自己说了算。
“这个嘛,没事的,你们这群小子也别太狂妄,我们过去也就是相互学习,说不定能从人家身上学到其他东西!”
何晨光也点点头,“各取所需,学习人家的长处,弥补我们的短处,而且是人家秦哥带队去指导,你小子就听安排就行了,就你那腿,估计现在还没恢复吧,这次应该去不了。”
“谁说我没有恢复的,来回十公里越野跑都没有问题,你刚才都说了,这是个学习机会,俺咋能放过呢?”
秦渊笑了笑,和何晨光打了一个眼神,果然这小子就是得激他一下,省得那牛脾气话又多。
秦渊他们这次待遇可不一样,是金国的外交官亲自带着他们一起坐飞机回去,这个外交官倒是挺客气的,一路上都很尊敬。
下了飞机以后,还有专门的车队来接他们,旁边还搞了一些工作人员,拿着假花欢迎各位。
秦渊有点无语,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搞的这么乡土气息的感觉,那些工作人员拿着假花站成两队,在旁边跳舞,让秦渊她们从中间穿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