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華夏一家-第二七五章 浴血襄陽城讀書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大队长已经站上城楼,开始部署防御了,必须等到巫山的大队人马赶到,必须等到陈军长进城才算完成任务呢。
他叫将瓮城门和里面正门都给他拆了,打开大门好通风。
此时,口温不花正在在府衙里开会,计划调兵遣将呢。
还没扯清楚,守门的溃兵小校跌跌撞撞跑进去给他报告城门失守,敌人打进城了。
边上一个副将上去就给了小校两个耳刮子,骂他睡昏了说?哪里来的敌人。
等到那小校再次报告,一口咬死了城门已经失守,副将楞起了,玛德,难道宋军真的打进来了?
口温不花惊呆了,手中的茶碗跌落到地下摔的粉碎额,茶汤还沾满他衣裳。
敌人不是还在两百里外嘛,他定了定神问是哪里的兵?有多少人?
溃兵说不清楚,穿的衣服和他们一样,应该是伪军,有好几百,不,几千人了。
这丫本来要说是几百人的,想到城楼上将近二百五十人都没了,马上改口说成了几千人。
敌人这么多,他们输的也光彩嘛。
口温不花没气了,挥挥手叫拉出去砍了。
人氣都市小说 華夏一家 ptt-第二七五章 浴血襄陽城看書
这个守门的溃兵将领本就不该回来报信的,他晓得主将动不动就杀人的脾气还是忠实的回来报信,也是尽了他做军人的职责。
城里还有两万兵呢。
口温立即下令士兵上城守备,令一个万夫长领五千人马去把西门给他夺回来,同时传令周边驻军驰援襄阳。
情况就是这样,先遣大队的大队长还在城楼部署安排,既要拦住从城墙两头过来的敌人,还要挡住城里冲向城门口的敌人。
城楼上能拆卸下来的东西全部搬去左右两侧建立掩体,连刚才击毙的敌人尸体都当沙袋利用起来了。
城下特战大队也做了不速之客,将两侧街道的店主动员起来,宋人一看是新宋军来了,虽然要砸烂他们的家当,还是主动支持军队为国而战。
新军的各级指挥官还说战后要赔偿呢,大家都积极行动起来。
领头的看到一家店铺里面有好几缸菜油,乐了,连呼大善,叫人来舀去泼到大街上,掌柜心疼了。
头儿说三缸就算三千斤,多少钱嘛,买了。后面的警卫摸出一把把新宋币来。
掌柜的看到花花绿绿的钞票开森了,那可是生意人都争着收藏的新宋国钞票呢。
头儿叫他揣好了快走,这里已经是战场了。战士们正在掀瓦,拆门做掩体呢。
大队长在城楼上表扬向阳干的好,回去肯定要升职了。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華夏一家 血沃中華-第二七五章 浴血襄陽城推薦
向阳马上谢谢老大提携,还说打完这一仗大队长肯定也要升了。
大队长伸手刨了他脑壳一把说“就惦记着升,升,升。升个毛线的升。”
向阳不好意思地说:“赵二哥说过的呢,不想当将军的兵就不是个好兵。”
大队长乐了,吼他:“二哥说的话多着呢,就那点儿记性,干活儿去。”
呵呵,这两丫在那里嘀咕他们赵二哥,没想到在遥远的陕州,赵晓兵还是在纠结他们能不能拿下襄阳呢。
蒙军的万夫长领着五千兵马,举着火把杀奔西门,迎面已经见到陆陆续续跑过来逃难的百姓。拐过街角就是直对西门的大街了,却不见敌兵,只见到街道口的两堆篝火。
蒙军万夫长判断主街已经被宋军占领,担心有埋伏,开始放慢脚步,搜索前进了。
突然,前排的士兵脚下打滑,东倒西歪起来,接着有人尖叫,大呼脚下全是油。
跟着两边的屋顶上便不断抛下来菜油罐子在蒙军队列里炸开,队伍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两个千夫长吆喝别慌、别慌,先站上街檐。
无用的,房上的火把已经燃起,一个个丢了下来。
半截大街立马燃起熊熊烈火,哭天喊地的嚎叫声此起彼伏,蒙军不顾一切的向后奔逃。
火光将蒙军照的一清二楚,新宋军的迫击炮响了,专挑人多的地方炸。
超棒的都市小说 華夏一家-第二七五章 浴血襄陽城相伴
听到猛烈的爆炸声,口温才相信,新宋军果然潜伏进城来了。
简直让他不可思议。
新军是如何做到的,明明还在两百里以外嘛。
他判断这里只是一小股偷袭队伍,目的就是夺下城门给后面的大军提供进城的便利。
他立即让帐内小校传令,不惜一切代价夺回城门。
远距离奔袭襄阳的计划陈吉林是报告了赵晓兵的,这非常考验指挥员的战斗意志。
历史上曾经有三国的邓艾偷袭阴平得手而拿下蜀国。他也想检验一下,经过易山整军后的第七军战力究竟如何。
蒙军发现正面进攻不行,马上改走侧面进攻,同样受阻。
此时口温的命令到了,他们不顾伤亡的分左中右三路冲了上去。
新宋军毕竟人少,城门口的狙击战立即进入白热化胶着状态,渐渐不利于新军了。
城墙上左右两侧的狙击战就没有什么好看了,直接射杀,新军将能点燃的都点燃照亮,精准射击敌人,至其无法前进一步,虽有冲过来的,但是一顿手留弹和反冲锋后又给逼了回去。
僵持不下后,万夫长焦躁起来。
超棒的小說 華夏一家 愛下-第二七五章 浴血襄陽城展示
天快亮了,万夫长派人请示口温出兵走城外两面夹攻,让这些新宋兵藏无所藏,关上门来一起杀了。
口温昨夜担心城外有埋伏,不敢用兵。如今西门的五千兵马损伤过半还没有关上城门,他也是急了。
不晓得宋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他们真的就是这么一点点人马?难道他们的后援果真还远在两百里外就敢来抢城门?
口温不花晕了,下令集合三千人马出南门绕道过去增援西门。
对武装到牙齿的新军来说还是够呛,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就那么几百人,东西南北的分开来对付几千人,就是一枪一枪的放倒也够打了。
激战了一夜,大队长也有点紧张了,子弹,箭矢,迫击炮的炮弹都不多了,人员也伤亡已过三分之一。他将阵地向城门处收缩,重新分配兵力,检查掩体。
叫士兵去店铺寻找吃的来充饥,补充体力,还不忘叫留下些钱币,不能白吃人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