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jv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致命偏寵笔趣-第449章:送您一份禮物分享-41h3z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致命偏宠
“嗯,城南还有他部分余党,但影响不大。”商郁揽着她的肩膀,低头瞅着她染了一丝软媚的神态,喉结滚了滚。
黎俏看着电梯轿厢反光的墙壁,眼神微凉,“既然是秋桓想要城南的势力,他有足够的实力能对付屠安良么?”
契约总裁别乱来 孤独稻草人
不是她小看秋桓,而是这段时间的接触来看,他比不上商郁的能力,也及不上贺琛的魄力。
就算秋家在南洋属于隐形的豪门,但想要彻底拿下城南控制权,似乎还差了点什么。
这时,男人的掌心轻轻摩挲她的肩膀,语气冷而沉,“如果没实力,那就能者得之。”
黎俏仰头和他对视,眼里有恍然的笑意,“有道理,果然他和贺琛还是不同。”
倘若是贺琛想要城南的控制权,他一定不会和商郁开口。
那个男人,表面轻佻,骨子里不比商郁的手段低。
这也就是为何秋桓只是朋友,贺琛确实把兄弟。
……
上午九点,黎俏吃完早饭就从皇家酒店驱车离开。
她走后,门前的罗马柱后面,穿着花衬衫的屠安良带着两名手下走了出来。
商少衍的女朋友,老东西的爱徒,身份不少,那么作用应该也是极大的。
屠安良看着那辆奔驰车远走,他的手下小心翼翼地上前低语道:“良哥,这酒店附近监控太多,找不到机会下手啊。”
“蠢货,谁让你们在这里动手了?”屠安良回身踹了他一脚,“派人暗中跟着她。”
大游戏之临江之麋
手下看着屠安良杀气腾腾的神色,动了动嘴脾气,欲言又止。
他心说,您上次都被掰断手指头了,这次还敢打她主意?你有几个手指头够掰的?
正想着,屠安良接下来的话却让手下心头大骇,“找不到机会,那就创造机会。
还有傅家拳馆,想办法把老东西也给我带出来。这次不能成功的话,你们就等着进去吃牢饭吧。”
……
另一边,黎俏回到实验室,不紧不慢地迈上楼梯。
刚站到三层走廊,就瞧见了几个陌生的中年人正和江院士站在办公室门口说话。
黎俏面无异色地走上前,江院士一看到她,眉眼一亮,“俏俏,快过来,这几位是科研所的专家,今天要在咱们实验室参观一下。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正好你和连桢赶紧收拾收拾,明天就去科研所那边报道吧。”
黎俏目光平淡地掠过对方,“需要这么快?”
“黎实验员,你好,我是科研所的人事组长,张继。”对方很热情地递出了一张名片,“之前就听说你在南洋医大成绩优秀,又是江院士的得意门生,咱们科研所一直都在期待着你的加入。”
这话,吹捧的嫌疑很重。
科研所那种实验精英聚集的地方,真期待她的加入,有怎么会今天才来。
黎俏自然不会拆穿这种场面话,接过对方的名片,淡声说了句你好。
“其实我今天过来,也是带着另一个任务的,咱们想看看你们医疗器械,之前听说人禾的基因测序设备都很先进,所以咱们这两位基因方面的专家也想来见识见识。”
人禾的设备,那都是当初江院士的那位’朋友’赞助的。
黎俏看着张继边笑边搓手的样子,扯了下唇角,没说话。
而江院士则对着前方的努嘴,“走吧,我带你们去看看,在研究室里。”
转眼,一行人跟着江院士去了研究室。
黎俏没进去,反而靠着窗台不知在想什么。
一阵脚步声从前方传来,她抬眸,就见连桢的脸色有些不太好地走了过来。
“连师兄怎么了?”
黎俏的印象里,连桢温润如玉,总给人一种金相玉质的君子风范。
甚少会看到他有这么明显的情绪波动。
连桢抿着唇,站在黎俏身边,目光睇着前方的研究室,声音很低的说道:“他们想要我们的基因测序设备。”
“YH-IIA基因测序?”
连桢眉头紧锁,却还是点了点头,“YH-IIA设备在市面上根本买不到,我听见那个负责人在跟老师商量,想要调一台送到科研所。”
黎俏了然地笑了一声,但笑意很冷,“老师怎么说?”
“当然不想给,但那几个人用我们的项目为借口,正在劝他呢。”
黎俏靠着窗台,纤细修长的双腿缓缓在身前交叠,口吻淡淡,“那就给他们吧。”
连桢侧目,眼神里布满了惊讶,“那岂不是……”
“没办法,受制于人能怎么办?”话虽如此,但连桢看着黎俏云淡风轻的模样,怎么也看不出她有受制于人的痕迹。
君本良人
黎俏从兜里摸出手机,和连桢的视线交汇,不疾不徐地说:“连师兄,你想加入医学联盟吗?”
……
不到二十分钟,科研所以参观名义为由,几乎把整个人禾实验室都转了一遍。
最后,一台基因测序设备,两台制药设备,还有不少刚刚研发好的药剂,被他们以用于研究为名,和江院士达成协议,不日送往科研所大楼。
江院士虽然不甘愿,可正如黎俏所言,受制于人。
当天下午,三个人坐在会议室中,一边整理材料,一边相顾无言。
看得出,江院士心里很不好受。
人禾实验室是他的心血,更是黎俏一直大量注资的产物。
就这么被科研所搜刮了一遍,谁都不好受。
“老师,喝点水。”连桢拿着纸杯接了温水递给江院士,看着他满脸皱纹又不断唉声叹气的样子,一时也不知道能如何安慰。
江院士接过水杯,重重地叹了口气,“这次,是我大意了,这群人简直就是强盗。”
连桢低头,什么也没说。
而黎俏则老神在在地拿着手机发短信,偶尔蹦出来几个问题。
“老师,您身份证号多少?”
江院士如实回答。
不多时,“老师什么时候取得院士身份的?”
江院士仔细想了想,“十二年前。”
黎俏点头应声,手指还在有条不紊地戳着屏幕。
江院士打量着她的神色,不解地看了眼连桢,“俏俏啊,你干什么呢?”
黎俏抬起眼皮,微微一笑,“送您一份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