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建造狂魔討論-第999章 工分系統

建造狂魔
小說推薦建造狂魔建造狂魔
葛小天创办天成商会,本意是对抗何顺的’顺河商贸’。
当时天成还只是尚未走出济市的小型开发商,像什么工业革新、振兴华夏制造业、对抗海内外股市,全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然而,’反垄断’这道枷锁,迫使天成在高速发展过程中,不得不割让众多边缘业务,避免自家垄断某一领域,如此就催生出一系列外部产业。
而天成将技术标准化,实行’天成标准’,这些产业中的企业想要发展,就离不开天成的技术支持、材料供应、管理方式、运营系统,甚至包括人力资源、资金周转等等。
因此,这些企业为了自身业务考虑,纷纷加入天成商会,进而导致天成商会越做越大,最终分化出’小微型企业商会’、’大中型企业商会’、’国际企业商会’。
如果从表面看,三大商会互不统属,互不干扰,独立运营。
但实际上……
微小型企业和个体户,资金有限,没能力置办生产线,只具备终端产品组装、终端产品包装、终端产品销售的能力。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而它们需要的半成品,则是依靠拼团生产,把订单委托给’大中型企业商会’。
这样才有’高利润’。
比如保温杯。
微小型企业推出一款时尚保温杯,分为玻璃杯、304食品级不锈钢、温度显示杯盖、普通纸质包装。
如果自己生产,一套下来需要五红钞。
而把’四个套件’拼团,再委托给四个大中型企业量产,玻璃杯成本仅需五毛,304食品级不锈钢仅需一红钞,温度显示杯盖仅需两红钞,普通纸质包装需要两毛,总成本三块七。
问题来了。
大中型企业量产成本这么低,利润来自哪里?
天成国际商会!
天成国际商会在海外拥有直属的玻璃厂、冶炼厂、塑料厂、电子厂、造纸厂,雇佣廉价劳动力和采用智能自动化运作,能为大中型企业提供母星最低报价的原材料。
所以,三大商会,其实是一条’供需链’。
天成负责在海外开采,国际商会负责粗加工,远洋集团负责运输,大中型企业负责半成品加工,微小型企业负责终端组装、终端包装、终端销售。
这就像一颗茂密的参天大树,天成是根茎,国际商会是主干,大中型企业商会是枝干,微小型企业商会和天成网购系统是树叶。
如果少了天成,一切完犊子。
如果少了国际企业,天成还能再扶植一批。
如果少了大中型企业,天成产业链能兜底。
如果少了微小型企业,天成网购直销、天成商场直销、各种厂家直销能补缺。
而如果微小型企业,没了天成和另外两个大商会的支持,就等于空有终端,没有供应,没有老葛从海外拉来的高利润业务,就成了调零的枯叶。
因此,董事会拿走’小微型企业商会’,了解其运营方式,很快就能明白以上道理。
这不是葛小天故意使坏,也不是葛小天坑董事会,更不是葛小天威胁谁,而是在表明自己做的贡献:
‘瞧,我老葛每年累死累活,用尽方法从海外弄到高利润订单,又每年亏上几千亿养活那么多微小型企业和个体户,想要的不就是推动经济发展,让华夏变得更强大吗?’
啥?
控制工业体系?
天成产业链早已转向海外,在国内压根就没多少生产企业。
毕竟尼奥布拉斯、西亚战乱区、南洋五人组、非区联盟的劳动力更廉价。
而华夏群众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一边学习技术,成为海外劳工技术指导员,一边’拼团投资’天成海外产业链,坐等年终收益。
这就是一个由’商会’主导的实业经济体,完全区别于由’股市’主导的金融经济体。
它包括农业、工业、交通、通信、商业、服务、建筑、文化产业等物质生产。
以及包括教育、知识、信息、艺术、体育等精神产品的生产。
至于’实业经济体’有多强大……
说句不客气的话,天成商会停止罐头供应,明年母星群众只能吃存货,然后再无罐头可吃。
啥?有人生产?
天成能通过控制水果市场、运输行业、金融市场、生产企业、网络舆论,让母星敢制作罐头的生产商集体赔死。
与此同理,卫生纸、塑料制品……都可以消失。
当然,天成是善良企业,不会做这种缺德事儿。
…………………
董事会早就知晓天成是怎样存在,更清楚葛老二的品性。
对两者的顾忌,不是怀疑,而是担心。
担心天成触及海外太多利益,导致葛老二被围攻,然后拉着四十多个合作伙伴发动’三战’。
这不是开玩笑。
瞧瞧泰妹橡胶园那些开着tan克
至于制约天成,限制葛老二……
如今形式一片大好,华夏实力蒸蒸日上,傻子才会那么做。
所以……
董事长眼看葛老二拿回’小微型企业商会’,沉默片刻,“听说天成在海外实行’工分制度’?”
“是的老板……”
“好好说话。”
“好的老板。”
“……”
“海外货币杂乱无章,且不说大幅度贬值的老卢布、南越盾、泰妹珠,仅非区联盟就有三十多种货币中,就有许多其自身价值连’天地银行’货币都比不上。”
“天地银行?”董事长微微一愣,没能反应过来。
“纸钱。”
“……”
“天成产业链资金周转活泛,汇率不稳定,汇兑又十分麻烦,实行工分,再依靠天成产业链推广工分消费,更有利于海外产业链发展,带动当地经济。”
“来时,我听商务总经理分析,天成工分系统采用一种区块链模式,每一笔工分都能回溯来源,而每一笔工分,都不需要发行,只需有价劳动就能产出?”
“嗯,严格来说,确实如此,有价劳动产生有价货物,工分只是一种交易凭证。”
“会不会发生通货膨胀?”
“不清楚,但海外产业链实行工分系统的近两年来,无论外面货币如何变化,当地工分购买力始终未变,毕竟你付出有价劳动,别人也在付出有价劳动,双方平等交易产出的商品,价值保持不变。”
“等等,天成在这里面扮演什么角色?如果价值不变,天成从哪赚钱?”
“天成是规则制定者,比如你在矿场进行了价值10块钱的劳动,结束后获得10工分,能购买价值10块钱的食物。看似很公平,实际上也很公平,但你付出的劳动力,却价值12块钱,多出来的2块钱,不就是天成的么?而价值10块钱的食物,其实只价值8块钱,天成又能从中赚2块钱。”
葛小天说完,看向商务总经理,“同理,商务总经理在食品加工厂进行了10块钱有价劳动,我给你10块钱,你感觉很满足,但其实你创造了15块钱的有价劳动,多出来的5块钱,虽然没有出现,却属于天成。另外,矿场是解决当地就业送的,种植粮食的田地,是解决当地饥荒送的,我只不过付出了点前期投资和管理运营,而开采出来的矿产,和多出来的粮食,却属于我,我是不是又赚了?”
“……”
董事长跟随行的总经理们面面相觑。
“所以,无论工分系统被描述的多么华丽,无论工分价值多少,它都是虚的,推广它的目的,是给当地营造一中’稳定’假象,让当地统治者安心,并心甘情愿的把资源交给我,尼奥布拉斯如此,南洋橡胶园如此,非区联盟也是如此。说白了,这是一种高纬度市场对低纬度社会的碾压,是顶级资本家搜刮……那啥,咱们聊点别的。”
“……”
眼看一向自诩企业家的某人,不知不觉把自己形容为资本家,董事长和总经理们差点笑场。
董事长端起茶杯掩饰道:“这么说,如果想保障民工权益,就不能使用你的’工分制度’?”
“哦?”
葛小天愣愣神,“您的意思是,让各个工地使用’工分系统’?”
“是啊,发展太快,四处都在建设,天成标准只能保障工程质量,但民工讨薪问题依旧严重。如果架设一台工薪服务器,采用工分系统,然后录入各工地工价,实行提前预支、年终结算制度,今后甲方乙方欠多少薪资,官方都能快速处理。”
“您真是与时俱进。”
葛小天微笑着摇摇头,“咱家的工地何其多,大工地有资金配备’工分采集器’,小工地……我说这些您也别在意,小工地,尤其是乡镇自发组织的承包队,哪有那么多闲钱配备’工分采集器’?
即便董事会出钱,免费普及,您又需要多少人力物力进行监管?况且,以前民工发放现金,很少纳税,这事大伙都知道,却没摆在明面上,如今配备’工分采集器’,今后是纳税还是免税?如果免税,会不会有人做假,借民工身份避税?如果纳税,薪资不涨反而下降,影响不好。”
“我们来之前,对这些问题汇总讨论过,我感觉,把这个任务交个葛小天先生还是比较靠谱。”
“……”
得,您把项目形容为’任务’,我能不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