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紅樓大貴族討論-第719章 探春竟是最小的讀書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红楼大贵族
甄家多年未入京,这一次来,走亲访友,维护人情关系,自是应当之事。
而京中故旧知甄家乃是靖王舅家,此番过后,甄家必然饱受福泽而强盛崛起,皆愿与之交好。以致于甄应嘉夫妇近日来所收到的拜帖接连不断。
甄应嘉夫妇忙于此道,应接不暇。
但是今日甄应嘉回访挚友回府,却神情低落,隐有惊慌之色。
邹氏见之,不由询问情由。
甄应嘉悲叹道:“大事不妙矣。”
如此长吁短叹一番,才向邹氏道:“今日我在黄侍郎家中,听闻朝廷复议追缴国库、府库欠银之事……”
邹氏听了皱眉道:“此事往年也有传闻,怎么这次是真的不成?”
大玄自开国以来,就有有功之臣向国库借银修建家宅,或是应急所用之举,此乃太祖首肯。
太上皇在位后期,举国安泰,国库充盈,太上皇因怜惜某些官员生活拮据,但有生老病死无所支撑,哀怜过甚,有伤国本,故在太祖善政之上,大开方便之门:
凡有官爵之家,遇大事无银可用,可据实上奏户部或地方府衙。户部和地方官府当按情借款,扶危救难。
此政一出,天下十数万士人,莫不感恩戴德,盛赞圣皇陛下仁德无双。
于是许多官员果然从国库和府库中借得款项,度过艰难困苦的时日。
但是相比较那些少部分真正需要从国库、府库中借银救难的官员,其他那些更多的官员,却借着善政,想方设法从国库中借银享乐。举国奢靡之风,由此而来。
后期朝廷虽然发现其中弊端,加大追缴力度,使得情况有所遏制,但是却一直未曾完全废除这一仁政。
以致于一些“老赖”,至今还欠着国库和府库大量银子。
显然,甄家就是老赖之一,不然此时不会这般紧张。
甄应嘉叹道:“听说朝廷这次是真的缺银了,所以动了真格。”
邹氏想了想,道:“若是如此,咱们只看风声,别家怎么做,咱们家也照做便是,总也不至于出什么大事,横竖欠银的,又不止我们一家。”
甄应嘉再次深深一叹:“你是不知道,别的都好说,若是朝廷当真动真格,咱们家砸锅卖铁也能应付过去。
但是听说朝廷这次不但要追缴欠款,还要翻旧账。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家自太祖时期那些事,加起来少说欠了国库数百万两银子,这些银子,咱们如何拿得出来?”
邹氏面色一变,惊呼道:“怎么那些也要算?不是说那些银子都花在太祖身上了,怎么要让我们来还?”
“谁说不是呢!
当年太祖仿舜南巡八次,倒有四次都是咱们家接待的。
那时人人都道咱们家圣眷举世无双,可是谁又知道,咱们家为了操办这些事,废了多少功夫和银钱?这些海量的银子,可是一家一族可以承受的?
不得已之下,才从国库中借了银子。
后来太上皇下江南,照样有一次住在咱们家,这前前后后五次接驾,才让咱们家欠了国库几百万的欠款。”
甄应嘉一边喝着酒,一边将这些内情说来。
邹氏知其说的乃是实情,便道:“是啊,这些银子算起来都是花在太祖和太上皇的身上,与咱们家倒是不相干。这几代人都过去了,朝廷也没说要追缴这些银子,怎么如今却提起来了?难道是有人故意要害我们?”
邹氏一句话,提醒了甄应嘉。
是呀,这些欠款从他爷爷开始就已经还不清了,好几十年来,朝廷也没说过要让他们家还钱,怎么突然就这么不讲情面了?
甄应嘉突然一拍大腿,道:“谁说不是!必定是有小人作祟,若是太上皇他老人家真要咱们还银子,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不提,突然就要我们还了?
三四百万的银子,这不是要把我们往死路上逼么……”
“可是,如此朝廷主政的,不是靖王么?”
邹氏又道。
一句话,令甄应嘉沉默了下来。
邹氏想了想后道:“咱们与其在这里瞎猜,不如去问问他,他定然是清楚这件事的。正好茯儿在他们家也玩了两日了,咱们也该去瞧瞧才是……”
甄应嘉没说话,半晌道:“你说,会不会这就是靖王的意思?”
邹氏先时一愣,然后才愕然问道:“什么意思?”
“难道你真的完全忘了老太太的话了,万一,我是说万一老太太说的才是真的,那会不会正是靖王想要借此机会,除了我们,以绝后患?”
邹氏面色惨白起来:“这不会吧,靖王看起来,不像是如此凶恶之人……”
甄应嘉却犹疑起来。说起来,他到现在对靖王的身份还将信将疑,只是冯祥亲自来警告过他,他才不敢多生事。
但是今儿这件事,又让他开始自危起来。
邹氏却慢慢摇头:“靖王当不是那样的人,当日你也见过,他对我们礼敬有加,对茯儿这个表妹也是十分关爱,定是你想差了。”
甄应嘉仔细想想,然后也觉得有些不合理之处,遂道:“既然如此,那你便借着去看茯儿的机会,再去求见一番靖王。他若是肯见你,或许是我多想,你便向他探探底……回来细细回我。”
邹氏应下,然后便收拾车驾,往荣国府来。
……
大观园,姐妹们一直不见探春出来,过来探望。
“好个三姐姐,你说你身子不舒服,回来休息一会儿。结果你一直没出来,我们还以为你真的生病的,谁知道你竟待在屋里写字!”
探春抬头看见进门的迎春、黛玉、湘云三个,忙起身相迎。
许是起的太急,竟是脚下一软,忙扶了扶那大理石桌案,然后才走了过来。
“你们怎么来了……”
言语间竟是一派心虚气短之色。
迎春等人见她方才的模样,又见其神色不足,皆上去扶住她,关切的问道:“果真是病了?怎么不叫李姐姐过来瞧瞧?”
探春脸上一红,摇头道:“没事,许是回来的时候走的急,有些崴了脚,不碍事的。”
说话间,又给几人倒茶。
大家看她此时倒是正常许多的样子,也才放了心了,坐了下来。
“二哥哥没来你这儿吗?”
湘云好奇的问道。她们过来除了看探春,还有找贾宝玉的目的。
之前在藕香榭,贾宝玉何时走了她们都不知道,直到贾母离开,她们重新回到芦雪庵时,才发现不见了人。
“他……”
探春刚刚迟疑,就见黛玉三人望着她,连忙道:“他刚才来过,不过又走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正好这时翠墨闻讯进来服侍,听了这话便笑道:“姑娘们不知道,咱们姑娘与二爷恼别扭,之前的时候,姑娘还把二爷堵在门外不让进。后来二爷废了好大的功夫,才把我们姑娘哄好。”
翠墨的话自然令众人惊讶,忙问怎么回事。
探春先是狠狠瞪了翠墨几眼,可是对方话已出口也没办法,急中生智,只得道:
“也没什么,就是晌午之前我去找他,他正在……正在忙。
我也不知道他在忙正事,或许就有些打扰到他,他就,他就凶了我两句……”
探春说着这话,心里不断的给贾宝玉告饶,好哥哥,原谅小妹不敬之罪吧,反正,反正你本来也没干什么好事……
黛玉三人听了探春的解释,联系前后两人的表现,不免就信了八九分。
如此就说的通了,难怪探春高高兴兴的去找贾宝玉,却失魂落魄的回来。之前贾宝玉过来,也问及探春,言语之间遮遮掩掩,然后又悄悄跑来见探春。
定是骂了自己的好妹妹事后后悔,跑来道歉来了。
黛玉想通这些关节,心里不由高兴,却作义愤状:“这还了得,你对他一片真心,好心好意去叫他,他居然凶你,等会见了他,定不能饶他!”
黛玉言语间,还有些打趣探春之意。可惜除了探春本人,其他人也听不出来。
探春心里有愧,也不敢与黛玉争论。
翠墨倒是接了黛玉的话:“还是林姑娘疼我们姑娘,不过也没事了。也不知道二爷用了什么法,咱们姑娘先前那般生气,等二爷走的时候,姑娘就全然好了,还有心情坐在那边练字呢。”
迎春笑道:“不用问,自然是宝玉想办法把你们姑娘哄好了呗。嘻嘻,他怎么哄你的?”
探春越发脸红。
不过此时大家都只以为她是与贾宝玉闹了别捏之后的害臊,也不以为意。
探春也怕众人再深究,只能用谎言去遮掩谎言,编造出一些较为合理的话来,好容易才把黛玉三个给打发走。
等黛玉几个走后,探春不由自主的回到自己那与书房、客厅等通体一间的卧榻前,再次前后查验了一番绝无错漏,才将将松了一口气。
然后她凝望着那自己亲手折叠好的床褥,很快就浑身娇软,眼神迷离起来。
她不由趴在那香软的榻上,手掌轻抚着那柔软微凉的锦褥,很快肤色都红润起来。
……
“二爷心情不好呀?”
怡红院,绛云轩内的丫鬟床上,香菱抱着贾宝玉,让他的头躺在自己的腿怀里,轻轻给他揉着面部与太阳穴。
察觉贾宝玉一直不说话,就问了一句。
贾宝玉摇摇头,也不答话,只闭着眼睛享受她的服侍,半晌之后才见他开口:“小香菱,二爷要了你身子的时候,你几岁啊?”
香菱顿时面颊飞起红晕来。
不过她还是很乖巧的答道:“按二爷给我排的年纪,那个时候,香菱应该有十四了呢。”
香菱很小的时候就被拐卖,自己也不记得自己的年纪,还是贾宝玉根据自己前世的记忆,给她推算了一个较为合理的年纪。香菱对此,深信不疑。
十四,在这个时代已经是很合理的年纪。
可是……
“唉~”
贾宝玉发出一声幽叹。
谁知道,自己迄今为止,折的最鲜嫩的一朵娇花,竟然是一直叫着自己“二哥哥”的小丫头。
想想都忍不住想要给自己一拳。
怎么就鬼迷心窍了呢?
连香菱自己都能忍住好好养了两年的时间,最后天时地利人和,才小心翼翼的折下来。
黛玉这株仙葩也更是有无数个机会,可是自己都能强忍着自己的兽性,一直不越雷池。
怎么今儿对比黛玉还小一些的探丫头,就没忍住呢?
心里刚刚有些负罪感,可是想到之前探春对自己那炙热浓烈的爱意,以及当时的美好,他又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水到渠成。
那小丫头,看起来精明,实则也是个糊涂蛋。
早在很久之前,他就发现探春这小丫头春心萌动,而且对象还正是他这个二哥哥!
他是自己强装看不见,才能坐怀不乱的。哪怕是后来知道自己这具身体的真正身份之后,心态发生了一些改变,他也想着这种事应该会再过好几年才是……
没想到今儿被她撞破了一发尴尬事,事情就演变成了这样。
他明明记得他过去的目的只是为了消除尴尬,并抹平探春心里可能存在的阴影。
也怪那小丫头,她自己生的香甜可口就罢了,竟然一点也不知道保护自己,反而一副早有请君品尝之意的顺从样子……
“二爷,听说舅太太过来了,太太让你把甄姑娘带出去相见。”
檀云走进来传话,看见贾宝玉和香菱二人如此亲密的躺在榻上也不奇怪,反而走过去,跪在脚凳上帮贾宝玉捏了捏腿。
贾宝玉一下子坐起来,拍拍檀云的小脑袋,道:“将上次的那套紫貂毛的衣裳找出来再给妙玉送过去。”
檀云立马道:“为什么呀?她不是不收的么?”
贾宝玉便敲了她脑门一记,骂道:“叫你做什么就做,少问为什么。”
“哦。”檀云揉着脑门,委屈巴巴的看着贾宝玉,眼中的意思还是,为什么呀?人家说了不要的!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贾宝玉不由笑了起来,道:“你只管送去,她会收的。”
说完,贾宝玉起身,披上外裳,带上陆诗雨往芦雪庵这边寻甄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