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大明鎮海王 txt-第889章,弘治皇帝的懷疑分享

大明鎮海王
小說推薦大明鎮海王大明镇海王
“切除肠痈?”
众人听到张志刚的话,顿时就忍不住微微睁大了眼睛。
“这肠子可是在肚子里面,这要切除肠痈的话,岂不是要开膛破肚?”
刘健连忙问道。
“没有那么恐怖,仅仅只是在腹部这里开一个口子,将那一截肠痈给切除掉,然后再将伤口给缝上就可以了。”
张志刚笑了笑说道:“这是我们大明医学院新的研究领域,外科手术领域,通过外科手术来达到治病的效果。”
“像肠痈这种病,在以前根本就没有办法治疗,但是通过外科手术却是能够非常成功的治好,前不久我们就通过外科手术,切磋肠痈,成功的治好了一个急性肠痈患者。”
“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这得了肠痈的这个肠子,它就像是我们身上烂掉的皮肤和肉,如果不切除的话,它就会一直持续不停的烂下去,还会越来越严重,并且影响其它好的皮肤和肉。”
“切除掉腐肉就可以包住好的肉,也可以防止它继续恶化下去。”
“患肠痈的肠子和一般的肠子是不一样的,它对于我们人体来说其实可有可无,切除掉并不会影响我们的身体。”
“可是这也是在身上动刀子,这肉切开了,还能够缝起来?”
李东阳也是跟着着急的说道,一想到要在弘治皇帝的身上动刀子,他想都不敢想这个事情。
“当然可以,人体的皮肤和肌肉是具有一定自愈能力的,我们通过手术线将伤口缝合,再进行合理的调养,自然而然就可以愈合。”
“这个我们在西征的时候就进行了大量的实验,很多将士甚至于在胸口这里受伤,通过我们的手术都已经康复。”
“这个肠痈算是小手术了,我们也是已经进行了很多相关的研究,成功过好几例了。”
张志刚郑重的点点头说道。
这医术真的是没有止境,以前只是把把脉之类的,现在伴随着新式医学的崛起,外科手术领域也是迅猛的发展,出现了各种各样新的治疗方式。
“难道就没有别的治疗方法了吗?”
谢迁想了想问道。
“别的方法都是治标不治本,而且这位贵人的身体已经拖的太久了,如果现在进行治疗的话,还是有希望可以逐渐的康复,如果这样拖下去,这个慢性肠痈随时都有可能会变成急性肠痈。”
“即便是不变成急性肠痈,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也支撑不了太久。”
“唯有进行手术切磋,将烂掉的肠痈给切除掉,恢复自身的消化系统,只有消化逐渐好起来,才可以慢慢的增加食欲,能够消化食物当中对身体有用的营养物质,这样身体才能够逐渐的好起来,并且慢慢的恢复年轻。”
张志刚微微摇头,他对这方面都研究已经到了这个时代,整个星球上最高的水准,研究的已经相当透彻。
“动手术?”
弘治皇帝脸色非常的难看。
“还只有三四年的时间了?”
弘治皇帝脑海中一直在回荡着张志刚的这句话,自己如果不切磋这个肠痈的话,就只能够活三四年的时间了。
“老爷,老爷!”
萧敬接连喊了几声,见弘治皇帝依然呆呆的,也是轻轻的推一推。
“哦~”
弘治皇帝回过神来,想了想问道:“张教授,如果进行手术的话,会不会有什么风险?”
“这手术的成功率又有多高?”
“有风险,目前来说,外科手术领域是新的领域,我们虽然已经进行了大量的实验和研究,也是进行了一些治疗,但手术依然存在风险。”
“手术过程当中一旦出现风险的话,极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成功率方面来说,目前只有一半左右,我们的实验次数还不够,如果能够有大量的按理来进行实验的话,我们还是有希望能够提高到八成以上。”
张志刚也是点点头,非常耐心且详细的给大家讲述了手术过程当中存在的风险以及可能出现的情况。
“只有一半的成功率?”
“这也太低了吧。”
张懋一听,顿时就忍不住说道。
“没有办法,外科手术领域是我们新的研究领域,经验方面还并不是很足,目前我们也是正在进行摸索。”
“一半的成功率也都已经很不错了,要知道在以前,这个肠痈可是没有办法治疗的,患上肠痈唯有等死。”
张志刚很是直接的说道。
虽然眼前都是贵人,但这种事情还是必须要说明清楚,至于做不做手术,自然由贵人自己决定。
“谢谢张教授,有劳张教授了,重赏!”
弘治皇帝微微点头,想了想也是致谢道。
他的话一落下,旁边的萧敬也是掏出一沓银票放到了张志刚的手中。
“我也没有帮上什么忙,这无功不受禄啊。”
张志刚看了看这一沓银票,想了想也是拒绝道。
“不,你帮了我很大的忙。”
“后面我还会再找你的。”
弘治皇帝站起身来,起身往外面走去。
他的心情相当的差,特别是知道张志刚断定自己最多只能够活三四年的样子,换成谁都会如此。
他也是一个人,同样渴望能够活的更久一些,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帝王,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做。
江山社稷需要他去经营,太子朱厚照又还年幼,需要时间来成长,大明内部还有很多事情也都还没有安排好。
“呼~”
来到外面,弘治皇帝重重的呼口气,看着眼前百花争艳的花花草草,弘治皇帝却是丝毫高兴不起来。
“陛下,不要听信这人的片面之词,陛下必然可以万古长青。”
张懋、刘健、李东阳等人也是急忙跟了出来,刘健看着弘治皇帝的样子,自然是清楚弘治皇帝此时的心情了,也是安慰道。
“万古长青?”
“谁又能够万古长青?”
“这当皇帝的万岁、万岁的被喊着,难道就真的可以万岁?”
弘治皇帝笑了笑摇摇头说道:“皇帝也是人啊,也终有老去的时候,可是朕现在才三十三,朕实在是不甘心啊。”
“陛下,这只是他的片面之词,宫中的御医都说陛下并无大碍,只需要不断的调养就可以了。”
谢迁也是跟着安慰道。
“调养?”
“宫中的那些御医现在看来都是庸医,朕恨不得将他们全给杀光了。”
说到宫中的御医,弘治皇帝极其罕见的露出了杀气。
宫中的这些御医一个个都是庸医,竟然没有人能够诊断出自己这是得了肠痈,而且也只会开一些进补和调养的方子,让自己才三十多岁就变成了老人一样。
再看看身边的这些侍卫,很多都是三十多岁,一个个身强体壮,面色红润,哪像自己跟行将就木的老人一样。
听到弘治皇帝的话,大家一片沉默,在关系到皇帝性命的大事上面,自古以来还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陛下,要不我们去京城其它的医馆看看,多听听其他大夫的看法。”
张懋想了想也是提议道。
“嗯,也好!”
弘治皇帝想了想也是点点头,多看几家,看看其他大夫的是怎么说的。
很快,弘治皇帝一行人又开始去京城其它的著名医馆。
京城回春堂。
“这位贵人,你这应该是患了肠痈。”
回春堂的夏永,一向也是享誉京城的名医,给弘治皇帝一番诊断,也是肯定的说道。
“这肠痈可有办法治疗?”
弘治皇帝一听,顿时眼睛就微微亮起,看来这外面的大夫比宫中的御医要靠谱多了,看了几家了,都诊断说自己是得了肠痈。
“肠痈没有办法根治,要是在以前,只能等死,但是现在大明医学院附属医院这边可以通过外科手术切除肠痈,目前也是已经治好了好几例了,你们可以去那边看看。”
夏永想了想也是说道。
传统的治疗方法根本就没有办法治好肠痈,唯有通过外科手术切除肠痈才是最有效的根治办法。
“谢谢大夫,重赏!”
弘治皇帝微微点头,离开回春堂之后也是直接下令回宫。
回到宫中,弘治皇帝的脸色非常难看。
宫中一直以来都诊断不出什么问题的病,到了外面竟然都说是得了肠痈,而且都是推荐去大明医学院附属医院这边通过手术来切除肠痈治疗。
而且外面所看的这些大夫都说他的身体不能吃补药,而是应该多吃粗粮,多吃饭,吃补药只会让弘治皇帝的身体越来越差。
“这些庸医!”
想到宫中的御医,弘治皇帝都忍不住要杀人了。
纵然是他脾气很好,可是在关系到自己性命的事情上,他也是露出了杀意。
“传太医院众太医前来。”
想了想弘治皇帝也是下令道。
张懋、刘健、李东阳、谢迁等人也都还陪在弘治皇帝的身边,此时一个个脸色都相当的难看,同时脑海中也是在急速的思索起很多的东西来。
这弘治皇帝得了肠痈,如果不进行手术治疗的话,只能够活三四年的时间,那到时候就是太子朱厚照登基了,又是改朝换代了。
这如果进行手术治疗的话,只有一半的成功率,这也意味着很快就可能要变天了,即便是成功了,弘治皇帝在治疗期间肯定是没有办法治理国事,到时候说不定就会让太子监国,再命在场的几个大臣辅佐。
总之,对于大明帝国来说,接下来都会风雨飘摇。
太医院。
负责掌管太医院的太监叫张瑜,他很快就接到了弘治皇帝这边的旨意,也是立即召集了太医院的院判刘文泰、方叔和,右通政施钦、太医徐昱、高廷和等人急匆匆的朝乾清宫这边走去。
“张公公,陛下如此着急召唤我等,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院判刘文泰和张瑜关系非常不错,私交甚好,一边走也是一边着急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
“可能陛下又是老毛病犯了。”
张瑜想了想说道。
“那我心中就有数了。”
刘文泰顿时就点点头说道。
刘文泰医术其实很一般,甚至于可以说很差,能够当上院判主要是因为和张瑜的关系很好,再加上他这个人比较会阿谀奉承,并不是有真才实学。
当然了,太医院的这些太医都是祖上传下来的铁饭碗,要是真才实学自然还是有人有的,但大部分的太医传到现在,其实医术都已经很一般了,很多时候都会照本宣科,而且因为自身的医术不行,所以在给宫中贵人看病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开一些补身体、养身体的方子,除此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其它的办法。
每次去给弘治皇帝看病,刘文泰都会先问清楚下情况来,事先就组织好说词,想要方子什么的来应对。
“应该是没有什么事情,如果有大事的话,早就传来了。”
张瑜也是笑着说道。
宫中的太监,彼此之间的消息是非常灵通的,别说是皇帝有病了,这皇帝今天穿什么颜色的内裤他们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很快,张瑜带着太医院的这些太医就来到弘治皇帝的尚书房当中。
“朕有些不舒服,你们给朕看看。”
弘治皇帝看了看张瑜、刘文泰、高廷和、方叔和等人,也是淡淡的说道。
“是~”
众太医也是齐声的回道,接着开始一个个上前去给弘治皇帝把脉。
很快,脉诊断完毕,这些太医们心里就有数了,弘治皇帝其实和以前差不多,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接下来就到了大家一起商量下,给弘治皇帝诊断出一些东西,然后开个方子的环节了。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弘治皇帝开口说道:“你们几个人都先各自到一个地方去休息,朕会轮流传唤。”
“是~”
听到弘治皇帝的话,刘文泰、高廷和、方叔和、施钦、徐昱等人顿时心里就一咯噔起来,这皇帝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不安套路出牌,竟然要单独一个个的去询问。
但皇帝的话就是圣旨,他们也是不得不按照弘治皇帝的话被小太监领到旁边的房间去候命。
最先被弘治皇帝传问的自然是院判刘文泰。
“陛下,您这应该是从小体质虚弱,今日又出去走动,所以导致身体不适,只需要开一些调养的方子,注意休息就可以了。”
刘文泰虽然心里面很紧张,不过依然面不改色的向弘治皇帝汇报自己的判断。
“从小体质虚弱?”
“难道不是其它方面引起的?”
弘治皇帝微微点头,想了想又问道。
“陛下龙体健康,并无疾病,只是因为操劳国事,所以有些不适,陛下不必过于担心。”
刘文泰依然非常坚定的说道。
他其实根本就没有看出什么病来,但却是非常聪明的用以前说过不知道多少次的说词来对付弘治皇帝,甚至于连方子他都背下来了。
“嗯,你先下去吧。”
弘治皇帝微微点头,很快又是传唤了院判方叔和。
院判方叔和的说词和刘文泰差不多,他能够当上院判自然也是因为和张瑜的关系很不错,至于医术和刘文泰也就是半斤八两。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接下来的高廷和说词也和前面的两人一样,都说是没有什么大碍,而且都开出了一样的方子。
不过到了太医徐昱的时候,情况出现了不同。
“陛下,根据脉象来看可能判断不是很准确,请恕我冲撞圣颜,不知道能否让我再仔细的检查一遍。”
徐昱有些紧张的说道,以前的时候他就怀疑弘治皇帝的病没有那么简单,只是太医院他说了不算,而且皇帝的事情,不能乱说,没有确切的判断,是绝对不能开口的。
可是今天,看弘治皇帝以及众人的脸色还有这异常的举动,他觉得弘治皇帝自己可能是知道了一些东西。
所以他也是非常的纠结要不要和以前一样,用以前的说词来敷衍弘治皇帝。
“当然可以。”
弘治皇帝的脸色微微好看了一些,从治病的角度来说,宫中的这些太医是真的比如外面的,最起码的望闻问切来说,宫中的御医只是把个脉,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了,顶了天就再问下皇帝身边的起居太监。
也就这个徐昱认真仔细的在为弘治皇帝检查,询问弘治皇帝哪里不舒服之类的。
弘治皇帝比较配合,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很快徐昱也是诊断完毕。
他想了想咬咬牙说道:“陛下,您这可能是得了肠痈。”
“肠痈?”
弘治皇帝一听,眼睛微微一睁开,然后说道:“为何以前诊断不出来?”
“这只是我个人的判断,以前为陛下诊断,那是太医院众太医大家一起商量,我人微言轻,不敢胡言乱语。”
徐昱无奈的说道。
“人微言轻?”
“不敢胡言乱语,你可知道,你们的诊断可是关系到大明的江山社稷?”
听到徐昱的话,弘治皇帝怒了,忍不住大声的责问道。
听到弘治皇帝的话,徐昱一下子就跪倒在地上,同时心里面也是暗暗的庆幸,看来弘治皇帝是真的知道了一些事情。
“陛下恕罪,陛下恕罪~”
“我也是很无奈啊,这太医院是院判他们说了算,给陛下诊断和开方子也是他们说了算,我等岂敢乱言。”
知道要大祸临头,他也是非常果断的甩锅,死道友不死贫道。
“哼~”
“下去吧。”
弘治皇帝脸色极其的难看,果然印证了自己心中的看法。
太医院的这些太医不仅仅都是庸医,更加关键的是这些人还勾结在一起,将自己的性命当成了玩笑,外面随便找个大夫都能够诊断出来的肠痈,他们竟然一直都没有任何诊断出来,真是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