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p5ww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線上看-第九百一十章   數門合一謀鉅子分享-biyku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陈丰,你先去应对一下,这墨家三门突然而至,必然是向着九首来的,而当下九首又不在,也不知道他们此次前来打得什么主意。”李道陵思虑了片刻之后,这才出声向着陈丰说道。
自于他自己。
却是并不想去应对。
至于为何。
陈丰知道,伍弟也知道。
放在其他的宗门。
这墨家三门的大人物都来了,太一门的门主不前去应付,让外人看去,那必然会心生奇怪的。
但陈丰他们心知肚明。
毕竟。
太一门的门主之位。
李道陵已经传给了钟文了。
在钟文带着九儿去天地宗之前,李道陵就把太一门的门主之位,传给了自己的大弟子钟文。
而李道陵此时的身份。
乃是太一门的长老。
“是,师傅。”陈丰得了李道陵的话后,躬身退下。
片刻之后。
陈丰与伍弟二人来到了观门前,“不知墨家三门前来,太一门有失远迎,还望海涵。”
“墨家三门不请自来,已是有所打扰,还请太一门莫要怪罪才好。”墨罗摆出一副低人一等的姿态,向着陈丰回应道。
“诸位请入我龙泉观吧。”陈丰虽不明墨家三门的人前来所谓何事,但也依然请着他们入观内。
一通的各殿礼事过后。
陈丰带着墨家三门的人入了一处偏殿内。
大家各自坐好之后,谁也不曾开口说话。
陈丰与伍弟二人不知对方来意为何,自然是不好打探。
而且对方还是武道之境的高手。
而墨家三门那些人。
更是不知道该如何问话了。
陈丰也好,伍弟也罢。
这二人在他们的眼中,也只是个小人物罢了。
他们想见的,乃是这太一门的话事者。
当然。
他们自然而然的认为,这太一门的话事者乃是钟文。
可他们却是并不知道。
太一门的话事者,可不是钟文。
即便李道陵把太一门的门主之位传给了钟文,可钟文依然不管事,也不多事。
绝大部分的事情,依然还是由着自己的师傅,以及自己的师弟陈丰来处置的。
甚至。
连很多事情,伍弟都开始接手了。
到了钟文这个境界,又有着不少的事情,又哪里能空出时间出来管太一门和龙泉观的事情。
这也就使得龙泉观诸多事宜,都让陈丰和伍弟去处置了。
偏殿内。
安静了好一会。
除了香烛火焰的燃烧声之外,一切都是安静的。
终于。
墨罗还是抵不住,开口向着陈丰打问道:“陈道长,不知道九首道长为何不见?”
陈丰一见那墨罗开口问话了,赶紧回应道:“前辈是来见我师兄的吗?我师兄最近有事不便见客,还请见谅。”
少女魔咒
陈丰的话,没有说透。
有些事情,也着实不易说透。
真要说钟文暂时不在观里,如对方来意不善的话,那龙泉观可就危险了。
所以。
陈丰只说钟文有事不便见客。
“那敢问九首道长何时能得空?”墨幽心急道。
“这就要看我师兄手头上的事情何时能完成了,而刚才你们也看到了,我龙泉观中,正在挖井,好多弟子都在忙活着,根本没有多少的闲暇。”陈丰拱手向着墨幽回道。
墨幽闻话后,心中虽急,可却是不多言。
而就在刚才。
他们入得龙泉观,朝奉各殿道君的时候,整个龙泉观,也如陈丰所言,到处都撒落着一些石土。
就如陈丰所说的一般,在挖井。
而且。
他们此次乃是有所求。
总不能让主家生心不快吧。
“原来如此,那也着实是我等所来时间不对,即然如此,那我等就先告辞。不过,我等会在利州云生观等候,如九首道长忙完之后,还请贵门到云生观来通告一声,我等有事想向九首道长请教。”墨罗闻话后,思虑了片刻向着陈丰回应道。
随着墨罗的话一说完后,墨家三门的人就起了身了。
陈丰与伍弟二人见对方起了身,赶紧也起身,“即然如此,那我也就不留诸位了,如我师兄手头上的事情一结束后,我必然会差人前去知会的。”
“多谢,告辞。”墨罗一行人拱手行了一个道礼后,随即从偏殿离开。
送走墨家三门的人。
陈丰与伍弟站在观门前,瞧着墨家人的背影。
“二师兄,这些墨家人前来到底是来干嘛的?看着他们的态度,好像是有求于大师兄啊。”伍弟出声向着陈丰打问道。
“看来是的,不过当下师兄并不在观中,也不知道师兄何时能回来,九儿也不知道入气结束了没有。”陈丰轻轻的说道。
对于九儿之事。
陈丰这个可以做祖父辈的人,不比谁担心的少。
陈丰虽说名义上是钟文的师弟。
可陈丰却是一直把钟文当作一个晚辈子侄来对待,一直可谓是照顾有佳。
而当九儿一来到龙泉观后。
陈丰看着九儿的神情,犹如看到孙女一样。
其实说来。
九儿在龙泉观中。
绝大部分也不是因为钟文或者曼清的原故,而是因为九儿长得太可爱了,且又太懂事了。
懂事得都让人不得不心疼的地步。
观里上上下下,没有谁不疼爱这么一个小家伙的。
不闹,不吵,安安静静的。
就好比饭厅的于丽。
每次做饭之时,九儿都会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或者还会帮上一把手什么的。
这让于丽每一次都像是祖母看孙女一样的疼爱。
回到观里的陈丰,向着李道陵回报了墨家三门前来之事。
当然。
能回报的,无非就是猜测了。
“看来,这墨家人是有所求九首啊。”李道陵得闻了陈丰的话后说道。
“师傅,这墨家人难道是为了那灵宝地下城之事?还是?”陈丰一听李道陵的话后,这才想起钟文曾经所说过的一件事来。
“有可能是,不过此事我们就不要多言了,省得隔墙有耳。即然我们也不知道九首何时能回,这墨家人又要在利州云生观等着九首回来,我们也不能不表示什么。陈丰,你着人送些东西过去,也好尽一尽地主之宜。”李道陵不再言灵宝门之事,到是差了陈丰送些东西去。
“是,师傅。”陈丰点头应道。
隔墙有耳。
陈丰当然知道这指的并不是龙泉观隔墙耳。
而是怕这墨家人又返回龙泉观附近,听着他们的对话罢了。
他们可是知道。
钟文的耳朵,能听一两里的距离呢。
这墨家人的境界又如此之高,谁又知道他们有没有这种能力呢。
这样的小心谨慎,也是无可厚非的。
小道上。
“大哥,刚才的所察觉,那龙泉观当中,并没有高手的存在啊,为何你如此着急要离开?”墨幽不解的向着自己大哥打问道。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而走在一边的墨灵,也是看向墨罗,想从墨罗的嘴中得到墨幽所问的答案来。
墨罗侧目看看了两人后道:“你们可能有所不知,刚才我在龙泉观当中,若有若无的感觉到一股气息,而这股气息,总让我有些不宁。墨灵,你可有感觉到?”
“墨罗,你要是不说,我还没怎么发现,你这么一说,还真有。难道那九首小道长真在附近观望着我们?”墨灵被墨罗的话一点醒,反应过来道。
“不知道,这股气息让我不宁,所以我这才要离开的。”墨罗摇了摇头。
墨罗他们所言的那股气息。
那可不是钟文所散发出来的内气气息。
这股气息。
乃是钟文从太乙门弄回来的那块炎寒两玉所散发出来的气息。
那块炎寒玉。
钟文在离开龙泉观之前,与着鬼手一起,做了不少的防护,被钟文封存在主殿内的一个小暗格之中。
如此一宝物。
又在这样的日子里,那必然会散发出一炎寒玉本身的气息来。
而墨罗他们所感受到的,正是炎寒玉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了。
如果墨罗他们要是知道了龙泉观还有着这样的宝物的话,说不定就不会那么淡定,那么震颤的选择离开了。
不过。
这样的如果,是没有的。
待墨罗一行人到了利州城南处的云生观住下后,他们一行人就这样安然的等着龙泉观的消息了。
而龙泉观这边。
也是一直在等着钟文回来。
这一等。
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
一个多月后。
钟文抱着九儿,带着鬼手他们回到了龙泉观。
当李道陵见到九儿之时,着实震惊在了当场。
“九首,九儿,九儿她……”李道陵指着九儿,有些无言了。
钟文把九儿放下地来,轻轻的拍了拍后,让九儿自行去玩耍。
随即,向着自己师傅回禀,“师傅,九儿如今已是先天之境了,这也是我和三师傅没有想到的,原来这冰女的体质,有着如此强大的天赋。”
“天道不公,嫉妒九儿之体质,又给九儿上了一道枷锁,真是苦了九儿了。”李道陵长叹一声。
当下的九儿。
在钟文他们的帮助之下。
直接从一个普通的小女娃,一步跃入到先天之境的境界。
当然。
这也只是境界步入,至于身手,却是一点都没有。
钟文花了自己体内七成的内气,帮着九儿打通了所有的经络,更是帮着九儿凝练了一遍。
如果九儿依此下去,指不定会在短时间之内,冲到先天之上的境界。
不过。
钟文却是没有这么做,只是让九儿达到了先天之境的境界后,就直接停下了。
但是。
在天地宗的这段时间里。
九儿也是吃尽了苦头了。
寒与热的交替,如果不是有着钟文这个父亲在,一个普通的小女娃,又怎么可能承受得住这般痛苦的引气入气之法呢?
随着九儿一回到龙泉观后。
依如往常一般,该开心时开心,开闹腾时闹腾。
不过。
迟到的德玛西亚
九儿也自行随之开始加入到了习练武艺的行列当中去了。
而此时。
钟文却是到了云生观。
在钟文他们回到龙泉观这几日里。
李道陵他们自然会告诉钟文墨家人前来之事。
而钟文也是在观里停了两日,这才去了云生观。
“你们的意思,是想让我和你们联手,前去灵宝门?难道再逼迫灵宝门献出那把钥匙?你们觉得灵宝门的人会这么傻吗?”钟文在得闻了墨罗他们的话后,有些诧异。
墨家三门此次前来寻他钟文,其意就是要联合钟文前去灵宝门。
好逼迫那灵宝门交出另一把钥匙来。
“九首道长,如今你已是无上高手,称之为天下第一高手也不为过,有你这个身份在,只要九首道长一出手,那灵宝门断然是不可能拒绝的,到时候,只要打开了那地下城后,我们只期望得到巨子令即可,其他的全归九首道长。”墨罗意动的说道。
“还是那句话,如真与你们联手,那巨子令,须得给我研究数个月,数月之后,巨子令我再交于你们。”钟文虽说对墨家人的这个建议不反对,但真要是打开了那灵宝门的地下城,巨子令,无论如何,钟文都得研究一番。
“这……九首道长有些为难我等了,巨子令乃是我墨家圣物,并非普通之物,如交由九首道长,这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宜?”墨罗有些犹豫道。
“九首道长,目前还未得到另外一把钥匙,言这巨子令,是不是有些太早了?”一旁的墨灵笑道。
钟文看向墨灵。
从那墨灵的笑中,钟文像是看到了一个老熟人一样。
而这个老熟人,就是曾经的水荒之主水妖。
墨灵的笑中,总是带着一股妩媚与邪气。
这让钟文身上不自然的会起疙瘩。
“不错,钥匙都还未得到,巨子令之事,说的也确实太早了。不过,有些话,还是说在前头为好,这钥匙,我相信肯定能得到的。该说的,我已说了,你们自行决断吧,五天后,我等你们的消息。”钟文不喜欢看到这墨灵,随即说完话后,就起了身。
至于自己的条件,早已是摆在那儿了。
墨家人是答应也好,还是不答应也罢,总之就是这般的了。
如果墨家人不答应,那这事就作罢。
反正钟文对于灵宝门那地下城的宝物,并不怎么上心。
如果灵宝门的那地下城中,有着血玉子,说不定钟文会直接逼迫墨家人把钥匙交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