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末世第七城》-927 這車實在太敏感了讀書

末世第七城
小說推薦末世第七城末世第七城
上午九点,曾锐端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用右手揉了揉太阳穴,宿醉让他有些头痛。
“哒哒哒!”
曾锐新招的行政秘书,穿着工装裙踩着有高跟扭动着婀娜多姿的水蛇腰,走了进来。
“伍总,这是今天您的工作行程安排。”
秘书姓田,985本科应届毕业生,今年才二十三岁,能力咋样不知道,身材面容那绝对都算是上乘。
人是易达招的,用他的话来说,你这个董事长平常也没啥正经活,招个秘书也不需要多能干,赏心悦目就足够了。
曾锐随手拿起行程扫视了一遍,说道:“中午的会不开了,下午环城公路的检查也先不去了,我另有安排。”
田秘书很懂事的点了点头,随即走出了办公室。
曾锐拿起自己的手机,挨个给孔立,刘胖子以及之前仗义出手的各位大哥去了个电话,说中午请大家一块儿在陈记海鲜吃个饭。
除了刘胖子表示自己已经有约推不开了以外,其他人则是纷纷响应。
联系好了人,曾锐便打算发个信息给小虎,让他去陈记海鲜订餐。
可是打开了通讯录,找到了小虎的名字点开,看到两人之间的最后一条信息,是小虎发给他的,告诉他自己已经安全抵达,七城有啥事随时招呼时,曾锐才想起小虎已经不在自己身边了。
“唉!”
轻叹一声后,曾锐自己拨通了陈记海鲜的号码,订下了二楼最大的那个包厢。
一个小时过去。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曾锐朗声道:“请进。”
田秘书走到曾锐身边,轻声道:“伍总,刚刚城北治保分局打了个电话过来,说他们李局长要请您过去聊一聊。”
“治保局长请我过去聊?”曾锐的眼中带着一丝不解。
“对,电话是他们那边治保分局长办公室打过来的,号码我们已经核实过了。”田秘书给出了准确的答复。
曾锐也没想太多,便答道:“行,他说什么时间?”
田秘书如实答道:“他们那边的意思是,要您现在就过去,说李局长下午还要去参加一个付区长召开的专题会议。”
“呵呵!”曾锐摇头笑了两声:“你去答复他们,说我们上午也在开会,没有时间。他要是有事儿的话,下午我们可以抽空跟他见上一面。”
“这……”
田秘书的表情有些为难,她到公司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对于光年集团到底从事些什么业务,还是有一个大概了解的。
像曾锐这样如同主动挑衅李元的做法,她个人觉得有些不妥当。
曾锐则是抬头微笑道:“就这么做吧,没事儿!”
“行,那伍总,我这边马上就回给对方答复。”
好在田秘书也并非那种认死理钻牛角尖的人,见曾锐已经确定,也不再多说废话了。
田秘书走后,曾锐从恒温柜中取出了一根雪茄,用打火机稍微翻转了一番后,叼在嘴上,目光有些不屑。
“在城西,老老实实去见李枭,在城北,要和我聊聊,还给我约定时间?”
十一点出头,“咣当”一声,办公室房门被人重重推开。
一名梳着猫王同款发型,戴着圆框墨镜,穿着一身勒蛋紧身西服,尖头大皮鞋的男子迈着八字步走了进来。
原本正在翻看自己已经往南峰山转移了多少资金被打断的曾锐,并没有太过生气,而是有些诧异的望向“猫王”,疑惑地问道:“你是?”
“猫王”把眼镜一摘,露出了那张颇为精神的笑脸,乐滋滋的说道:“伍哥,是我二发啊!”
曾锐上下打量了一番后再问道:“你这是啥造型呐?”
二发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不瞒你说,自从前天晚上我知道自己要成为偶像的司机以后,我就开始疯狂补充关于司机的知识要点。通过我的细心观察努力学习后发现,作为司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一个成熟稳重的造型,以此来凸显出老板的地位。”
“不是,那我看你这个造型也不是很成熟稳重啊……”曾锐眉头微皱,略微有一点迷糊。
“咋不成熟稳重了?”二发拽了拽自己西装下摆道:“就这一身西服九千八!鞋,买了七千,还整了这么一个猫王的经典发型,两千五,剩下的四五百买了我脖子上这个镀金吊坠!一身行头下来就花了我两万块钱,我要不成熟不稳重,我能买得起吗?”
说完,二发还伸手捋了捋自己那花两千五整出来的发型…
“我总共拿两万给你哥,你这一身就整了快两万,那他穿啥啊?”曾锐的眼中满满的不解。
二发眨了眨小眼睛,反问了一句:“他不是去环城公路那边工地搬砖吗?搬砖的还买啥衣服啊?”
曾锐脸色涨得通红,憋了老半天,最后吐了两字出来:“牛逼!”
二发并没有因为曾锐的“夸奖”沾沾自喜,在昨天得知大红袍放在啥位置的他,轻车熟路的打开了茶柜,取出了大红袍给自己沏上一杯后,端着纸杯子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吹着茶杯上方不断升腾的热气,懒洋洋的问道:“伍哥,咱中饭哪解决啊?”
“啪!”
曾锐从抽屉中取出车钥匙往桌上一拍,没好气的说道:“下楼备车,十分钟后我们往陈记海鲜走!”
“喔!”
这时候二发倒是没多犹豫了,拿起车钥匙点点头,就动作很干脆的迈步离开。
十分钟,曾锐将手头的事物处理完毕,正了正衣领,走出办公室乘电梯下楼。
一台黑色雷克萨斯LS方方正正的停在公司楼下,这车又是曾锐从老赵的二手车行顺过来的,至今还没有结账…
原本应该在驾驶位上坐着的二发,正小声和保安交流着什么,还时不时的动手比划一二。
见曾锐走出大厅,二发很快朝保安挥了挥手,窜进了雷克萨斯的驾驶座,并动作熟练的将安全带系好。
而曾锐,则是习惯性地从手扣中掏出了一包芙蓉王,给自己点上一根后,闭上双眼,惬意的吞云吐雾。
一根烟燃尽,曾锐睁开双眼,发现车还在原位上没动,而二发正低着脑袋,不知道捣鼓什么玩意儿。
“诶,你咋还不动呢?”
最強 反 套路
二发抬起头,还以曾锐一个笑容:“我这不是没开过这么好的车,熟悉熟悉档位嘛!”
曾锐一看自己手上的力洛克,指针都已经成垂直线了,忍不住催促道:“这踏马自动变速箱,你熟悉啥档位啊,抓紧整啊!”
“哦哦哦,好!”二发点应道。
曾锐偏头看向窗外,已经逐渐对二发彻底失去了信心,并在心里头琢磨着把他安排到哪个工地去上班。
就在此时,“唰”的一下,曾锐所在的雷克萨斯LS弹射起步,一股强烈的推背感袭来。
而曾锐都还没有做好准备,车子又是猛地一刹车,之前一直没系安全带的他,脑门子重重地撞在了车的挡风玻璃上。
“嘭”的一声响,曾锐的额头上瞬间肿起了一个大包,他转头怒视二发,骂道:“你踏马到底会不会开车啊?”
二发一脸委屈的回道:“这车太敏感了,和我之前开的手扶拖拉机有明显的区别,我突然一下有点没适应过来…”
曾锐看着二发,怒目而视道:“你踏马不是九连发夹弯不刹车,水都不洒出来一滴吗?”
“那我也是玩跑跑卡丁车啊,撞了就撞了呗,刹车干啥?而且水杯就放桌上,怎么会洒呢?”
“滚后头坐着去!”
曾锐一把扒拉开二发,自己坐上了驾驶座,而二发老老实实的坐在了后座上,俨然一副老板模样…